返回第134章 冲喜第134天舅父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叶云亭与贺兰鸢去王氏墓前祭拜后,便又一道去了王府。

这些年来,王且为了追查妹妹的死因,也为了不被叶知礼拿住软肋,一直没有成亲。这些年来,他不断升迁,也从未换一座更大的宅院,一直住在幼时长大的老宅里。

二人上门时,他正在书房查看卷宗。听闻叶云亭到访,心中暗自纳罕。

因为他对晴娘的死无法释怀,更对叶云亭的身份存着怀疑,是以这些年来对这个外甥的观感及其复杂,即便明知对方在国公府过得不太好,他也无法给予帮助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这个外甥同他向来不亲近。除了王氏祭日,两人平日极少碰面,偶尔见面了,连话也说不上几句。

是以听闻下人通传,说叶云亭与一位夫人上门拜访,叫他越发奇怪起来。

待到了前厅,见着在厅中等候的二人,瞧着那两张相似的面孔,王且的神『色』便沉凝下来,他挥退了下人,看向贺兰鸢冷声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面对王且,贺兰鸢是心存愧疚的,即便对方语带质问,她还是和声坦诚了自己的身份,当然,只隐去了南越王太后这一层身份。

王且这些年追查妹妹的死因,他自然也知道叶知礼曾有一名贺姓外室,对方生了孩子后便消失无踪,对此国公府的下人众说纷纭,有的说外室带着孩子跑了;有的说外室独自跑了,没管孩子;还有的则说那外室难产死了,叶知礼伤心过度,自此不许人再提这名外室……而这也正是他怀疑叶云亭身份原因。

他曾经追查过这名外室的下落,却没有寻到半点蛛丝马迹。对方离开国公府后,就仿佛是凭空消失了一般。

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,对方会与叶云亭一同出现在他的府上,这也恰证实了他的猜测——叶云亭确实不是晴娘的孩子。

“你们今日来,想找我做什么?”王且闭了闭眼,袖中的手死死扣着掌心,才忍住了滔天的怒火。

“今日来不为其他目的,只是想叫舅父知晓真相。”叶云亭倒是理解他的愤怒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,对方对母亲的重视程度,他起身朝对方一揖:“虽然迟了许多年,但总该为母亲讨一个公道。”

就像贺兰鸢所说,没有王氏相助,便不会有他们的母子。这迟来的公道,他们总要亲自为王氏讨回,才能安抚枉死之人。

“倒还算你们有些良心。”王且到底忍不住嗤了一声,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又立即压抑下去,不甘道:“我倒是想将那畜生绳之以法,可当年他将尾巴处理的太干净,现在根本没有证据。”

他是大理寺卿,办案历来讲究证据。即便明知对方害死了妹妹,但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他却不能动对方半分。

如今借着新帝的势,倒是可以对付叶知礼,可那却不能叫他的罪行公之于众。晴娘嫁入了国公府,生是国公府的人,死了牌位亦供奉在国公府,若不能将叶知礼的罪行公告天下,他甚至不能将她的牌位接回家来。

“没有证据,便让他自己承认。”

这方面叶云亭倒是和李凤岐学了个十成十:“舅父是大理寺卿,若叶知礼犯了事下了大理寺刑狱,舅父总能有办法叫他自己认罪伏诛吧?”

王且瞧他一眼,眼中闪过浓重戾气:“只要能让他下了刑狱,我必能叫他主动认罪。”

“那舅父便等着好消息吧,我会将他送进刑狱。”

叶云亭颔首,又朝他一揖,方才道:“不论有没有血缘关系,母亲始终是我母亲,舅父也永远是我舅父。”

说完,不等王且拒绝,他再次揖首,才与贺兰鸢一同告辞离开。

从前他对这个舅父多有怨怼,对方对他不假辞『色』,他也对方不抱期望,十分疏远。可如今得知真相,他只剩下满心的亏欠。王氏已经不在,他能做的,唯有叫叶知礼认罪伏诛,并且从今往后,代王氏尽孝。

长兄为父,王氏由兄长养大,如今王且没有家室,他便代王氏尽孝道。

王且瞧着两人的背影,目光变幻片刻,最后还是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他负着手,想着若是妹妹没有早逝,腹中的孩子也没有夭折,如今恐怕也和叶云亭一般大,会笑容温和地叫他舅父……可世事不由人,妹妹与腹中孩子早早离开,而叶云亭则将连带着他们的份儿,一起活下去。

*

离开王府,叶云亭送贺兰鸢回驿馆。而李凤岐已经先一步在驿馆等着他们。

瞧着与侍女一道踏进驿馆的生母,叶云亭嘴唇张合数次,终于叫出了那个十分生疏的称呼:“母亲……明日就要离开吗?”

去祭拜王氏之前,贺兰鸢还告知了他们另一件大事——东夷暗中派遣使者,意图趁着北昭内『乱』未平之时,联合南越攻打北昭。

相比在贺兰鸢治理下日渐强盛的南越,东夷这个临海的小国十分不起眼。它每年按时上贡,瞧不出任何野心。但实际上,这些年里北昭积贫积弱,内忧外患丛生,实力大不如前。而东夷虽然表面顺服,实际上进贡的金银物品已经一年不如一年,都是些瞧着光鲜的面子货。

现下李踪身亡,李凤岐刚平定上京,东夷的野心便膨胀起来,想要趁着李凤岐还未掌控北昭之时,从这头病虎身上撕扯下一块肉来。

可惜的是,因着叶云亭与贺兰鸢的关系,在接见了东夷来使之后,贺兰鸢就已经决定联合北昭,将东夷彻底吞入囊中。派遣入京的南越使臣正是为了此事而来。

但现在母子两人解开心结,坦诚相认。许多事情的商谈也更加简单。贺兰鸢与李凤岐一番密探后,已然达成了合作。

是以她明日就要离开北昭,暗中折返南越。

第一次听他喊出“母亲”这个称呼,贺兰鸢冷硬的神情柔和下来,再想起李凤岐与她所说之事,只能强迫自己硬下心肠点头:“是,时候耽搁不得,明日一早我就启程。”

她虽然想与儿子多相处一些时日,却也明白如今外患未平,尚且不是好时机。

叶云亭颔首:“那我明日就不来送了,母亲一路保重。”

贺兰鸢的行踪并未公开,他也不便大张旗鼓地去送。免得暴『露』了她的行踪。

“我晓得。”

与贺兰鸢告别之后,叶云亭才与李凤岐一道回宫。

上了马车,握着李凤岐的手后,才轻轻吁出一口气来,有些疲惫地靠在他肩头:“这一天,就像是做梦一样。”

找到了生母,知道了当年的真相,也结开了上一世的心结。

“累了?”李凤岐替他将发冠摘下,松开束得整齐的发髻,手指『插』入发中替他轻轻按摩头部。

“也不是,就是有些感慨。”叶云亭舒服地眯起眼睛,在心里盘算了一圈,嘟囔道:“现在就剩下叶知礼还没解决了,得尽快寻个罪名将他送进刑狱去,不好叫舅父等久了。”

李凤岐闻言笑了笑,凑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理由有个现成的。”

“?”叶云亭一下睁开了眼,目光灼灼看着他:“你抓住他的把柄了?”

叶知礼这人惯会做表面功夫,如同一条泥鳅般滑不溜手,一时半会儿的,叶云亭还真不知道从哪抓他的把柄。

“与东夷有关。”李凤岐唇边的弧度往下撇,冷声道:“他大约也知道我登基之后就没他的好日子了,所以早早就在给自己的谋划退路呢。”

他原本倒也没有特意留意叶知礼,并不知道他暗中与东夷往来,但贺兰鸢的话却是提醒了他,怀疑朝中有东夷的暗桩。于是派人一查,还真查到了点东西。

叶知礼很早就同东夷有往来了,只是之前一直是东夷单方面地巴结讨好他,现在双方的往来却密切了起来。

李凤岐的人顺藤『摸』瓜,还找到了一处东夷在上京的情报据点。

如此一来,只要端了东夷,要对付叶知礼的理由就都是现成的了。

通敌叛国是诛九族的死罪,足够让他在刑狱里待到死了。届时落到王且手中,不怕他不肯认罪。

叶云亭顿时振奋起来,盘算道:“那我得叫人给叶妄递个信,叫他尽快让殷红叶与叶知礼合离,以免日后受了牵连。”说完又不放心道:“还得把叶知礼盯紧一点,免得他察觉不对跑了。”

瞧着他蹙眉打算的模样,李凤岐嘴角就情不自禁地弯了起来:“嗯,都听你的。”

说完两人相视一笑,眼中俱是情意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