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9章 冲喜第49天不论发生什么,我都是你……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叶云亭提前两日去了齐国公府。

李凤歧原本不放心想要跟去,但他想了想,此行是为了叶妄,若李凤歧也跟去,难保不会再起冲突,如此非但不能打消叶妄去云容的念头,恐怕还会叫他夹在中间两头为难。

因此最后他是在李凤歧怨念的目光里,独自坐上了马车。

车夫驾着马车哒哒离开,李凤歧扭头问五更:“我看起来像是会无理取闹的人吗?”叶云亭竟以这种理由不要他跟去,分明就是想借机甩开他。

五更看看自家王爷,再想想他的种种事迹,心想不是像,是本来就是。

但他没敢说,有时候适当地撒谎是为了也是为生活所迫、

他义正言辞:“当然不是!”

李凤歧咂『摸』了一下:“我也如此觉得,所以他果然还是想甩开我。”

他不甚开心地转着轮椅回了院里,心想这次就罢了,下次绝对要找补回来。

这边,马车在两刻钟之后,停在了齐国公府门前。

这是叶云亭自入了永安王府之后,头一次回到这里。他掀开帘子下了马车,抬头看着头顶的牌匾,一时有些恍惚。

这座大宅,禁锢了他整整十九年。八月初五,他被强硬送入永安王府冲喜,是绝地,却也是新生。

如今不到两月,秋日已去,立冬刚至,他重回故地,却已经不是那个毫无依仗、只能忍辱负重的大少爷。

季廉跟在他身后,看着迎出来的大管家,小声嘀咕道:“这些人可真是势利眼。”从前他们少爷在府里时,也没见这么笑脸相迎过。

这么一对比,他越发觉得永安王府好起来。

这座大宅子里,除了少部分美好回忆,大部分都是阴暗晦涩的。

走近的管家听见他的嘀咕,笑容就僵了僵,但叶云亭的地位今非昔比,身边伺候的人也跟着鸡犬升天,他只能当做什么也没有听见,客气地迎叶云亭进去:“老爷夫人还有二公子从一早上就盼着了,可算把王妃给盼来了。”

他说得夸张,叶云亭听着也就一笑而过。

说叶妄巴巴盼着他回来也就算了,叶知礼与殷红叶二人,怕是根本不想见到他。

叶云亭随着管家往里走,季廉提着拜访的礼品跟在后头,三人刚跨过大门,就见叶妄兴匆匆地跑了出来。他今日做了一身极利落的打扮,宝蓝『色』蝴蝶穿花的箭袖,腰部以牛皮革带束起,脚蹬一双黑『色』羊皮长靴,长发以冠高高束起,如马尾垂落在脑后。

少了几分世家子弟的纨绔稚气,多了些少年人的蓬勃生机,宽肩窄腰长腿,英气勃发。

这样打扮,显然是对从军一途十分期待。

叶云亭打量着他,眉眼间便多了几分忧虑深思。

看见他们一行之后,兴冲冲的叶妄便放慢了步子,却仍掩不住急切,步子迈得极大,走到近前,方才扬了扬下巴:“我后日就要出发了,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。”

他好不容易磨着父母亲给王府送了帖子,管家回来时也说叶云亭答应了会回来给他送行,结果他日日盼着,却连个人影子都没见着。

今日一早听下人说王府的马车到了,他刚收拾好,就迫不及待地跑出来了。

“怎么会?”叶云亭瞧着他,包容了他这一点点的口不由心,自季廉手中将一只长匣接过来:“给你挑选礼物费了些时间。”

叶妄眼睛立即亮起来,巴巴看着那匣子,想伸手去接,但叶云亭又没递给他,便只能矜持地忍耐着:“什么礼物?我离家远行,也不便带太多东西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叶云亭看出他的迫切,也没再吊着他的胃口,将长匣子递给他:“是给你防身的武器,从王爷的收藏里挑的。”

叶妄听着脸上笑容更大,一接过来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长匣。

红木长匣里,躺着一长一短两把兵刃,长的是把剑,短的则是把匕首。刀鞘古朴,没有镶嵌宝石等物装饰,只有极质朴的纹路。

“永安王的收藏看着也不怎么样嘛……”叶妄嘴上嫌弃着,却还是难掩喜『色』将匕首拿起来,拔刀出鞘,对着路边树枝比划了一下。结果刀刃刚沾到树枝,叶妄还未用力,那不算粗的树枝便整齐断开。

“!”

叶妄目『露』惊诧,随后喜『色』更甚,宝贝一样将匕首回鞘收好,又去试那把长剑:“看着不起眼,竟然这么厉害。这便是戏文里说的,吹『毛』断发的宝剑吧?它们叫什么?”通常戏文里,这样的名器,都有个响当当的名号。

叶云亭笑:“王爷说这剑与匕首是意外所得,尚未取名,你自己取一个吧。”

这跟戏文里不一样。叶妄失落一瞬,又很快抖擞起来:“待我立下战功,威名远扬之时,再给它们取个威风的名字。现在取了也无人知道,白费功夫。”

少年意气风发,踌躇满志。

叶云亭摇了摇头,想起今日来意,又试探道:“你后日便动身,云容那边是已经安排好了?”

“安排好了。”叶妄点头道:“外祖父已经安排好了。我去了云容,先到中州军中随军『操』练,习惯一番军中生活。”

叶妄的外祖父,便是殷啸之的大儿子殷承梧。

云容大都督殷啸之,有两个儿子,大儿殷承梧乃中州刺史,小儿子殷承汝乃冀州刺史。另有陆州,则是殷啸之的副将坐镇,当任刺史一职。

京畿三州,尽皆把控在殷家手中。

如今殷承汝出事,殷家若已生反意,叶妄此时提出要去军中历练,殷家若是有心,便不该同意他去。

叶云亭敛眸,委婉道:“如今你叔公刚出了事,云容恐怕正忙『乱』,你此时去中州,你外祖能顾得上么?”

说到出事的殷承汝,叶妄也皱起了眉:“最近是有些多事,不过外祖父一向疼爱我,说是叫我去便是,无碍。”

叶云亭眉头越皱,但此时管家不远不近跟在身后,再说多了传到殷红叶耳朵里,恐怕就成了他挑拨叶妄与外祖的关系,因此他只能闭口不谈,换了话题与叶妄说话。

说话间,两人穿过回廊影壁,到了厅中。

叶知礼与殷红叶已在了。有了前面几次教训,他们知道叶云亭已经不如从前好拿捏,也就没再使些不入流的手段打压,反而开始维持表面的客气。

看见叶云亭与叶妄相携而来,叶知礼眼神闪了闪,道:“来了?”又转向叶妄,道:“一大早没看见人影,原来是去门口迎人了?从前也没见你待你大哥这么殷勤。”

听他说起从前,叶妄心虚地瞥了叶云亭一眼,见他表情并没有变化,方才放心了一点。不高兴道:“从前是从前,从前不殷勤,就不许我现在殷勤了?”

说着欢欢喜喜地捧出叶云亭给的长剑与匕首来,献宝道:“看,大哥给我的。”

“你外祖给你送来了那么多名匠铸造的刀剑挑选,也没见你这么高兴。”殷红叶看了一眼那朴素的刀鞘,有些恨铁不成钢:“现在捧着个废铜烂铁,倒是喜笑颜开。”

她这是在讽刺叶云亭送的东西不入流。

叶云亭倒是习惯了她说话夹枪带棒,这位继母,大约是自小受尽宠爱长大,即便嫁入了国公府,过得也还是高高在上的尊贵日子。说话一向直接不留情面。

别说是他了,便是叶知礼,也不是没被她用言语挤兑过。

他无所谓,叶妄却不乐意了。

他将匕首抽出来,轻轻松松削掉了一块桌角,得意道:“那怎么一样,外祖送来的都是样子货,不称手。我既是去从军,还是得挑把称手的兵器。”

宝石镶嵌,黄金装饰。好看是好看,但却都没有叶云亭送的称手。

殷红叶见状,再没什么好说的,假笑道:“看来大公子还是用了心的,也不枉妄儿一天在我面前念叨你的好八百回了。”

四人在前厅不冷不热地寒暄了几句,便准备摆膳。

下人们摆开八仙桌,将精致菜品一样样摆上桌之后,四人方才落座。

既是家宴,便不讲品级,依旧叶知礼坐上座,殷红叶次之,叶云亭则挨着叶妄坐。

国公府里重规矩,讲究食不言寝不语。饭桌上自然不会说话。

但耐不住叶妄憋了几日,实在有太多话与叶云亭说,嘀嘀咕咕地同他咬耳朵。叶云亭大部分时候只听着,间或点点头或者轻“嗯”一声。

叶知礼在上座听着苍蝇一样的嗡嗡声,终于忍无可忍地拍了桌子:“食不言寝不语,有什么话不能用完膳再说?”

叶妄声音一顿,蔫蔫“哦”了一声,端起碗装模作样扒饭。

“没规矩。”叶知礼皱眉叱了一声。

殷红叶在一旁推了推他的手臂,轻笑打圆场:“妄儿久没见他大哥,自然话多些。”

“都是自家人,也不必拘泥这些规矩。”叶云亭见叶妄拿眼角瞥自己,也开了口。

左右饭也吃得差不多了,他放下筷子,端过茶盏漱了漱口,后道:“正巧我此次来,还有件事要与父亲母亲商议。”

下人将饭桌撤去,重新上了茶,叶云亭才说起正事。

“上回在湛然亭,叶妄挺身护我,王爷感怀在心,加之见叶妄身手不错,又听他说准备从军,便有意让他加入玄甲军。”

这是叶云亭思索良久后,比较稳妥也比较能让人接受的理由。

永安王麾下的玄甲军,可不是人人都能进。

大约没想到他会说起这事,叶知礼与殷红叶面面相觑。半晌后,叶知礼开口道:“你弟弟有几斤几两,我们都清楚。何德何能入永安王的眼?”他微微眯起眼,打量着叶云亭,似要看穿他背后目的。

殷红叶也道:“北疆苦寒动『荡』,你弟弟年幼,还是去他外祖那儿稳妥些。就不劳永安王『操』心了。”

如此反应,也是叶云亭预料之中的结果。

他叹了一口气,没有继续劝说,以免他们生了疑心:“王爷也是念及两家情分,若是父亲母亲不同意,那便罢了。”

在一旁听着的叶妄暗喜,立刻附和道:“去哪里都是历练,既然外祖父那边都安排好了,就不必麻烦王爷了。”

他可没少听人说,北疆天寒地冻,冬日里能将人鼻子都活生生冻掉。

虽说从军要不怕苦,但去外祖军中,少吃些苦还是好的。真要吃苦,也可以等以后嘛。

既然劝说不动,也没有必要多待。在齐国公府待了半日之后,叶云亭便告辞离开。

叶妄送他出府。

到了门口,叶云亭想了又想,方才屏退下人,对叶妄道:“我先前说的话,你好好考虑。中州……未必是好去处。若是去了北疆,日后我也可以照应你一二。”

殷家谋反只是猜测,他不可能以此来说服叶妄。更何况,便是说了,他们也未必肯信。

“你要去北疆吗?”叶妄一听,顿时动摇了。

“以后迟早要去的。”叶云亭说。

“可是外祖父派来接我的人明日就到了。”叶妄挠挠脸,犹豫了一番还是道:“还是算了,待我去外祖父那边历练一番,日后再去北疆寻你。”他斗志昂扬道:“到时候你可别认不出我了。”

他说完看了季廉一眼,又扭扭捏捏道:“我虽然没有那么大蛮力,但日后也不会差太多的。”

季廉:???

他怀疑叶妄在内涵他。

叶云亭闻言叹息一声,知道终究是拦不住了,只能叮嘱道:“那你去中州以后,务必事事小心,记得给我写信。”他迟疑了一下,又道:“万一遇见危险,记得自保为上。”

他抬手『摸』了『摸』叶妄的头:“记住,不论发生什么,我都是你大哥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