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8章 冲喜第48天愿与君同行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李凤歧最后到底也没从叶云亭那儿讨要到合心意的报酬。反倒是叶云亭噎了他一句之后,瞧着他吃瘪的脸『色』心情十分愉快。

这些日子李凤歧明里暗里胡搅蛮缠,不管他接招还是不接招,最后总会被他绕进去。现在想来,还是得先发制人,才能出奇制胜。

破天荒赢了一回,叶云亭心情极好,溜溜达达去同宾客们寒暄。

红底黑边的锦袍衬得他长身玉立,姿态从容地周旋于一众宾客之间,犹如珠玉落于瓦石间,李凤歧打眼看去,满眼皆是他。

喝得脸膛通红的朱烈来寻他。见他眼也不眨地看着一处,就疑『惑』地瞪起眼,矮着身子学他去看一个方向:“王、王爷,你看什么呢?”他喝得有些多,说话都不太利索。

“谈妥了?”李凤歧扫他一眼,闻着他满身酒气,嫌弃地挪开了一些。

“妥、妥了……”朱烈掰着手指算:“喝了七八坛酒,把戚邵喝趴下了。”

李凤歧嫌弃:“我是问你银子!”

戚邵是兵部尚书,北疆军费物资都得从兵部走。从前他与李踪还是一条心,他知晓国库不丰,都是能自己掏钱贴补便自己贴补,极少找兵部要钱。但今时不同往日,该要的还是得要,至于从前欠下的,能要回来多少是多少。

“哦。”朱烈晕晕乎乎地反应了一会儿,终于想起正事,喜气洋洋道:“我们有钱了?”他手舞足蹈:“十万两!十万两!把欠账一还,还剩、还剩……”他又糊涂了,开始反反复复掰算还剩多少。

李凤歧面无表情:“还剩两万两。你同戚邵掰扯了这半天,就掏出十万两来?”

他们这些年都自食其力,没怎么找兵部要银子,十万两都是少的。

朱烈还挺委屈:“戚邵那个老狐狸。兜里的钱哪儿那么好挖,我一要钱,他就跟我骂户部那帮玩意儿,说军费不够……”

李凤歧想了想戚邵那只铁公鸡,想想若不是今日喝醉了,估计十万两都要不到,也就暂且作罢了。

他沉『吟』了片刻,吩咐道:“这些银子先别还了,送去渭州,叫朱闻再备一批粮草。”

听他说起北疆,朱烈晕乎的眼神清明了许多,他压低声音道:“王爷这是要动手了……?”

李凤歧瞥他一眼,摇摇头,却没有多说:“如今只是猜测,有备无患。兵部的银子你尽快去讨要,别让他们拖着。”

两人正低声交谈着,这边叶云亭将宾客送得差不多,折返回来就见两人凑在一起嘀咕,好奇道:“在说什么呢?”

“在说王爷在看什么。”他一过来,朱烈又想起了最开始的话题,他矮着身体,虚着眼笑道:“我现在知道了,王爷在瞧王妃啊!”他嘴里嘀嘀咕咕,但声音并不小:“怎么在卧房里看不够,在外面还要盯着看?”

叶云亭:“……”

他怀疑地打量着朱烈,在思索他是在说醉话,还是在配合李凤歧演他。

最后发现他是真醉了。说着说着,人就已经坐在了地上。

没法跟个醉鬼计较,叶云亭只能当做没听见,道:“我叫下人将他送回去休息。”

“管他做甚?他皮糙肉厚,就是在这儿睡一宿也没事。”李凤歧一把拉住他,挑了挑眉道:“大公子怎么就急着走,我还没看够呢。”

叶云亭:“……”

这人能不能有几分正经的时候?

他保持微笑,将自己的衣袖自李凤歧手中拽回来:“王爷只要不开口说话,我就不会着急走了。”

李凤歧装模作样,一副委屈模样:“可我若不说话,如何叫大公子知晓我的心意?”

他唏嘘道:“大公子若是不爱听,我在心里说便罢了。”说完就拿一双凤眼,含情脉脉地看着叶云亭。

叶云亭被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他伸手面无表情地抓着李凤歧的轮椅,将他转了个面,敷衍道:“王爷自己先回屋吧,我将这边的事情安置好再回去。”说罢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。

李凤歧回头瞧着他,笑意深深。

看他还能挨到几时。

*

叶云亭处理完前院的事,回正院时天『色』已近黄昏。

他披着满身晚霞归来,就见李凤歧正在院中擦刀。那把啸雪刀被他擦得极亮,一掌宽的刀身上,映出一双冷冽的眼。

上一次李凤歧拿出这把刀时,还是他们去迎接老王妃回府时。

叶云亭心中微动,挥退了伺候的下人,同他说话:“最近又有变动么?”

啸雪刀是李凤歧最常用的武器,寒刀出鞘,必有大事发生、

“殷承汝的案子,定了。”将刀回鞘,李凤歧方才不紧不慢道。

五日前,王且曾来王府拜访。彼时他已经找到了充足的证据证明殷承汝私自调兵确有其事。而李凤歧为其添了一把柴,将殷承汝与西煌商人交易的信件送了上去。如今殷承汝罪证确凿,辩无可辩,大理寺不日就要给殷承汝定罪。

私自调兵,还有通敌叛国之嫌。

死罪免无可免。

大理寺查案,刑部复核,再交由御史台最终裁定,三司定罪,便是李踪也无力回天。

叶云亭很快想通了内里关窍:“殷家那边会这么轻易认了?”

若殷承汝被处斩,通敌叛国的罪名便是彻底钉死了。届时就算李踪不追究,于殷家而言,也是一大诟病。以殷家如今的权势,不像是愿意甘心吃这个哑巴亏的。

“以殷啸之的『性』格,他不会认。”李凤歧缓缓道:“探子来报,说韩蝉手底下的人,近段时日,与殷家多有往来。”

殷啸之年近六旬,在大都督的位置上坐了数十年,杀伐决断,手段非凡。他这辈子栽得最大的跟斗,恐怕即使这一回。而且即将被问罪处斩的是他的小儿子,他绝不会轻易认了。

加上近日与韩蝉频繁往来,若李凤歧推断的没错,他多半打算坐实了叛国一事。

叶云亭神『色』微惊,声音越发低了:“他真敢反?”

李凤歧神『色』玩味:“敢不敢都要背个叛国的污名,殷家背水一战也不足为奇。”更何况这中间还有个韩蝉在挑拨。

北昭延续数百年,传到成宗皇帝手中时,已经在走下坡路。到了显宗皇帝,骄奢『淫』逸,不理政务,更是徒增内耗。到了李踪手里,虽然有李凤歧这根定海神针镇着,却也逐渐显『露』了外强中干之势。

这几年西煌愈发凶悍,南越不断崛起,东夷小动作不断。群狼环视之下,北昭军耗巨大,几处临近边关的都督府都实力大增,日渐有了前朝藩镇与诸侯国之势,手握兵权的大都督,更是与诸侯王无异。

历朝历代,主弱则臣强。

李踪年轻,在李凤歧的辅佐下,政绩和手段都有,却还不足以压制这些老臣。原先还能靠着李凤歧稳住这帮人,但如今两人关系剑拔弩张,不和已经摆在了明面之上,这些老臣的心思也就活络起来。

之所以无人敢轻举妄动,不过是因为谁也不想第一个背上『乱』臣贼子的骂名罢了。

而殷家,如今却正一步步被『逼』上“梁山”。

叶云亭眉心轻拢,若是殷家当真反了,那今生走向,便与上一世截然不同。他一时说不清好或者不好,只是觉得担忧。

“王爷欲如何?”

“我想带大公子去北疆看看。”李凤歧仰头朝他笑,眼神里有似水柔情,也有逐鹿争霸的豪气:“我不会主动打破这短暂的太平,但若『乱』世纷争必不可免,那这偌大北昭,必有我一席之地。”

他朝叶云亭伸出手:“大公子可愿与我同往?”

叶云亭垂眸凝着他伸出的手,迟疑片刻,到底握了上去:“我还未见过北疆的草原与烈马。”

“我带你去看。”李凤歧笑:“必不会叫你失望。”

叶云亭被他紧紧攥着手,感受着他掌心源源不断传来的温度,心跳也不由跟着快了起来。李凤歧的目光里带着未曾掩饰的情愫,心中激『荡』的豪情退去,叶云亭不自在地别开眼睛,抽回了手。

手掌还残留着被包裹的温热,他眼神游移,下意识开始寻找话题:“若是殷家要反,那叶妄岂不是……”

白日里叶妄才说了准备去殷家军中历练。

叶云亭这时才明白了,为何李凤歧当时会忽然出言劝阻。

“殷夫人是外嫁女,殷家便是反了,应也不至于牵连齐国公府。只是叶妄若此时去了云容,便不好说了。”李凤歧摇头道:“只是恐怕你去说,也起不了什么作用。”

齐、殷两家是姻亲,这些年来来往甚密。叶妄若要去军中历练,于情于理,去殷家都是最合适的。

叶云亭抿抿唇,想起叶妄犹带稚气的脸来,叹了口气,道:“总要试试。”

若是从前兄弟两人关系平平也罢了,如今虽不至于将十几年的缺憾与情谊都补全,但他也确实将叶妄当做了小弟。既然是弟弟,他总要尽力回护。

……

与李凤歧一番恳谈之后,叶云亭便一直在思索着寻个机会提醒叶妄,只是还没等他付诸行动,倒是先收到了齐国公府的帖子。

帖子还是管家送来的,只不过这回恭敬了许多:“老爷夫人说二公子即将从军,归期未定,特命我来请王妃回府小聚,权当给二公子送行。”

叶云亭接过帖子,与李凤歧对视一眼:“叶妄何时离京?”

管家道:“五日之后。”

五日之后,便是二十三。

叶云亭收下帖子,道:“我知道了,我会回去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