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7章 冲喜第47天这跟我想得不一样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先带叶妄去上了『药』,几人才往前厅去。他们一动,狼王也亦步亦趋跟上。

叶云亭停下步子,神『色』有些为难:“不若将它先送回去?”才出了『乱』子,再带上狼王,怕是容易惊吓到宾客。

狼王就蹲坐在他脚边,仰着头朝他吐舌头,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叶云亭的话,还用鼻子拱了拱他的手掌。

温顺的不像狼,倒有些像家犬。

叶云亭安抚地『摸』了『摸』它的头,原本他是想将狼王放归山野,但没想到狼王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灵『性』。它既不愿走,王府里多养只狼,也不算费事。

只是眼下要去安抚受惊的宾客,却实在不便再带上它。

“将它带上吧。”李凤岐沉『吟』片刻,倒是有些别的想法,他看着收敛爪牙的狼王,笑道:“你『性』子太好,那些人看准了这一点,总难免不将你当回事。今日正好借此机会给你立立威。”

今日他那一番话,或许能暂时震慑这些人,但若想这些老『奸』巨猾的官员真生出忌惮之心,还需再添上一把火。

狼王出现的时机正好。

这些人惯会欺软怕硬阳奉阴违,他在时尚能保证他们对叶云亭恭敬,但哪日叶云亭独自出门或者落了单,就犹如今日情形一般,便只有叶云亭自身能震慑他们。

狼王『性』子凶悍,战力不低,却唯独对叶云亭温顺,若是利用得好了,也是一大助力。

叶云亭听他如此说,便也不再迟疑,在狼王头顶『摸』了两把,也不管它能不能听懂,认真嘱咐了两句叫它不可『乱』跑,便任由它跟着往前厅去。

几人刚到前厅,便见殷红叶满脸焦急地迎了上来,她拉着叶妄,责备道:“你怎么出去这么久?”

叶妄出去后不久,院中就『骚』『乱』起来,隐约听说后边儿出了事。她不放心未归的叶妄,但当时太『乱』,她怕自己去贸然去寻人反而与叶妄错过了。只能按捺住担忧在原地等待。

结果去后面探消息的人都回来了,反而是叶妄迟迟未归。叶知礼去跟同僚探听消息去了,她一个『妇』人也不好四处询问,只能在门口盼着。

好不容易将人盼回来了,却是同叶云亭一起。

殷红叶皱了眉,去拉叶妄的胳膊,想叫他随自己回座位上去。

“娘,我没事。”叶妄轻轻挣了一下,却不小心『露』出包扎过的手腕。

“你的手怎么回事?”殷红叶眉梢高高吊起,声音也尖锐许多。见叶妄遮遮掩掩不肯说,便去瞧叶云亭,质问道:“妄儿这伤是怎么回事?”

叶妄怎么说也是为了他才受的伤,叶云亭正要出言解释,却听身侧一声低吼,狼王迈步自阴影中走出来,朝殷红叶冷冷龇了龇牙。

它先前跟在叶云亭身后,正好隐藏在阴影之中,殷红叶并未注意到。此时骤然看见,顿时唬了一跳。她捂住嘴才压下了惊呼,拉着叶妄退后几步,惊声道:“这是哪里来的畜牲?还不叫人将它捕杀了!”

厅中其他人乍一看见狼王,也是一片惊呼。

“母亲莫慌。这是王府驯养的狼,不会伤人。”

叶云亭说着,抬手在狼王头上拍了拍。龇牙的狼王这才收起凶相,迈着步伐不紧不慢走到前厅门边,悠哉悠哉地趴了下来。

众人见状又是倒吸一口冷气,有去了后院、见过潘岳惨状的,此时更是交头接耳,将狼王救人之事告知同伴。

只是虽然说是救了人,但这狼王高大凶悍,即便收敛了野兽凶『性』,姿态悠闲地趴在门侧,其他人也无法忽略它的存在。

殷红叶忌惮地看了狼王一眼,还想说什么,却被叶妄扯了扯衣袖:“娘,我们先进去吧。”他生怕殷红叶不肯轻易罢休,又道:“我手腕有点疼,你给我看看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殷红叶也没功夫同叶云亭纠缠,连忙带着叶妄进了厅中。

叶云亭见状,才推着李凤岐缓缓而入。经过狼王身侧时,狼王侧了侧头,半立起身,伸爪扒了扒他的衣裳下摆。叶云亭只好又安抚地『摸』『摸』它的鼻子,它方才又趴了回去。

这一番动作自然而然,但落在其他人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想法。

他们原先以为叶云亭就是齐国公府的弃子,就算如今得永安王看中几分,也不过是以『色』事人,终不长久。

但若是他连如此凶悍的野狼都能驯服,想必并不如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再联想到永安王对其的看重,恐怕也并不是爱其颜『色』,而是看中了其才能。

厅中众人心思各异,有坐得离叶知礼近的,同叶知礼道:“想不到大公子竟有如此能为,齐国公倒是将人藏得好。”

驯兽之能,算下九流。

可猛禽猛兽,却又不属于下九流之列。北昭因周边群狼环伺,历来重武轻文。武将之中又有饲养猛禽猛兽之风。

就如爱隼如命的殷承汝,为了寻品相好的猎隼,几次私下渭州,甚至冒险同西煌商人做交易,才被李凤岐捉到了把柄。

猛禽尚且如此,如虎狼等猛兽,更受追捧。只是猛兽难驯,极少有人能得一只驯服却又不失野『性』的猛兽。

如叶云亭驯服的这一只,凶悍却又听令,若是在战场上,亦是一大战力,更显珍贵。

若这灰狼当真是他所驯服,那也难怪永安王看重他。

叶知礼也没想到一阵日子不见,叶云亭竟然有了如此大的长进。他看了看趴在门口的狼王,再去看从容周旋于一众官员之中的叶云亭,意外之余,又有种果然如此的宿命感。

他眼前骤然闪过一张明艳至极的脸庞,对方笑着看他,神情张扬肆意,仿佛永远追逐不到的骄阳烈日。

而如今,那张张扬面孔,竟逐渐与叶云亭的面孔重合。

这孩子,果然更像她。不论他如何漠视打压,终究难掩其光辉。

叶知礼神情几番变化,最后化成个僵硬的笑容:“我也是才知道,他竟有如此胆魄。”

那官员见他神『色』僵硬,嘴上虽没再继续追问,心里却摇了摇头。

齐国公府上的事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些,在此之前他们最多觉得叶知礼偏心太过,就算日后叫老二继承了国公府,怕是也撑不起来。

但如今他们见了叶云亭行事,却觉得叶知礼在继承人的选择上过于荒唐了。

若是老大平庸不成器也就罢了,但如今看来,老大分明有能力,叶知礼却如此漠视打压,就为了给纨绔的老二腾位置,这已经不是偏心的问题,而是不顾家族的长远延续了。

只是这些话他们也就私底下想一想,国公府的继承人,也轮不到他们置喙。

叶知礼心思如何,叶云亭并不知晓。他推着李凤岐进了厅,先与李踪打了照面。

从湛然亭回来之后,李踪就一直沉默不语,韩蝉与崔僖随于他身侧,一个谨慎不语,一个是一贯的冷淡。

李踪心里憋着一股邪火,却无处可发,越烧越旺。直到叶云亭推着李凤岐进来以后,这股火烧到了最旺。

他的目光一直在叶云亭和门口的狼王身上来回逡巡,脑海中不受控制地回忆着亭中李凤岐将潘岳推向他的那一刻。

就在李凤岐冲他笑的那一瞬间,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,李凤岐与他,终于再没剩下半点兄弟情分。

他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。

果然如此的轻松,还是被抛弃的愤怒……又或者只是不得不忽略的一丝丝后悔。

但回忆起才知道李凤岐身份之时的恐慌,那一丝丝的后悔,又很快地湮灭了。

李踪的眼神又沉寂下来,他转了转手中的酒杯,似笑非笑道:“潘岳已死,也无人受伤,今日之事便罢了。”

李凤岐也笑:“陛下既然说罢了,那便罢了。”

“既如此,那朕便先回了。”李踪说完便起身离开,崔僖以及一众护卫跟随其后。

身后一众官员起身恭送,待李踪离开之后,厅中气氛又是一变。

追随李踪的官员自然是随后寻借口告辞。而与李凤岐亲近的官员自然留了下来,氛围也随意许多。

亲近李凤岐的官员多是武将,行事作风也更粗犷直接。他们先前觉得叶云亭是个小白脸,便不屑与其交谈,但眼下见了叶云亭带来的狼王,各个是眼馋心动,又都忍不住厚着脸皮来寻叶云亭讨教方法。

叶云亭被他们团团包围,你一言我一语地询问,不由有些无措,下意识看向李凤岐求助。

不是他不愿意说方法,实在是狼王愿意听他驱策也只是个意外。连他自己也说不清,为何当时李凤岐也出力相救,狼王却只看准了他。

李凤岐接收到他的目光,眉『毛』就挑了挑,朝他无声道:大公子可要记得还。

“……”

他的表情明显不怀好意,叶云亭实在不想答应。但将他包围的武将们实在太过热情,他有些招架不住,最后只能朝他颔首,以眼神催促。

李凤岐得了他的回应,方才转动轮椅靠近,沉下脸道:“这是王妃的秘技,你们上来便要学,要脸不要?”

几个武将厚着脸皮笑道:“野狼战力强悍,若能将驯养方法推广出去,在战场上可是一大助力。北昭将士守望相助,王爷如何能藏私?!”

李凤岐冷笑一声:“这法子就是交给你们,你们也学不会。这狼王可是陛下赐的,我与王妃一同带回府中,你们可见它理会我了?”

他不紧不慢道:“我尚且做不到,你们就是学了也无用。”

这一番话可谓自大至极,可几名武将闻言却是面面相觑半晌,竟然都做鸟兽散了。

叶云亭听见他们中有人嗐了一声,嘀咕道:“也是,王爷都学不会的东西,我们知道了确实也甚大用。”

叶云亭:“……”

他看了看李凤岐,对他在武将中的地位又有了新的认知。

从前他只听闻永安王虽然中凶名在外,但在军中声望却极高。就连与他不合的武将,也不得不承认他的领兵作战之能。

但这些不过是道听途说,终究没有实感。

如今亲眼见他不过三言两语,几句瞎话就叫这些刨根问底的武将们打了退堂鼓,叶云亭的心情一时有些复杂。

李凤岐见他看着自己,眉尾挑得越高,靠近他笑道:“怎么?大公子是在发愁如何还我的恩情么?”

“……”

他一开口,就带了几分无赖之气,与传闻里的永安王相去甚远。

叶云亭嘴角抽了抽,面无表情回他:“我只是在想,王爷这些瞎话信手拈来,想来以前常说吧?”

李凤岐笑容微僵:“……”

事情不该是这样的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