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40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他眼神游弋,连气息都轻微起来。

李凤歧放下裤腿,笑了一声,转动轮椅靠近他,眸光暗沉闪烁“大公子真的明白了吗?”

叶云亭被他步步逼近,下意识后退了一步,嘴唇嗫嚅着说不出话来。

他眼睫颤动,心如擂鼓,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。李凤歧的心意他当然是明白的,他不明白的,只是自己的心意。

“大公子若是不明白,我不介意叫你更明白些。”李凤歧又低低笑了一声,嗓音低沉暗哑,带着某种不容置喙的压迫感,叶云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便被他捉住了手。

他无措地蜷缩着手指,却被李凤歧一根根掰开,而后贴在了他胸口,

先是温热的胸膛,而后是一下一下、有力跳动着的心脏。叶云亭似被烫到,想要缩回手,却被他紧紧按着,动弹不得。

李凤歧目光牢牢锁着他,虽然在他原先的设想里,本不该这么快就挑明,但今日既然误打误撞挑破了这层窗户纸,他也不打算再隐瞒下去。他收紧了力道,让他感受自己的心跳“这里,是为你而跳动。我……心仪你。”他嗓音有些干涩,似被火灼烧过,说出口的话语带着滚烫温度“大公子呢?可有一丝心仪我?”

“我、我……”叶云亭为他直白露骨的表白所震撼,嘴唇数度张合,想要拒绝,可对上他那双写满认真期待的眼眸,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心跳快得要从喉咙口跃出来,脑子更是乱糟糟一片,剪不断,理还乱。

他茫然地与李凤歧对视着,最后嗫嚅着嘴唇说“我、我不知道……”

这么些年来,他在书中看过许多爱恨纠葛,可他自己于情爱上,却是生涩不通,畏缩不前。

李凤歧似看破了他下意识的逃避与怯意,他笑了一声,倒也没有太失望,缓缓松开他的手腕,低声道“但是你没拒绝,对不对?”

以叶云亭的性子来说,他向来心思澄澈通透,若是他不喜欢不愿意,会直接拒绝,而不是说“我不知道”。

说不知道,表示他犹豫了。

他们的时间还有很长,他愿意花时间教他看清自己的心意。

“……”

他抛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难缠,叶云亭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沉默着收回手,将被他攥过的那只背到了身后去。

李凤歧不知道在想什么,没有再说话。叶云亭是不知道该说什么,连呼吸都放轻了。

气氛渐渐静默,叶云亭还担忧着他的腿,下意识去看他的双腿,却见猩红的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将白色的亵裤染了大片的红。

他惊呼一声“你的腿!”

说完神情慌乱地蹲下身去查看,手指触碰上去,只觉得一片湿濡粘腻,顿时一阵心惊肉跳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他匆忙间起身“我去叫大夫。”

只是还没来及站起来,就被李凤歧捏住了后颈。

他身体一僵,维持着半蹲的姿势,仰头看向李凤歧。

李凤歧亦看着他,他的右手覆在他后颈上,感受着那里细滑的肌肤,以及肌肤上细小柔软的碎发。他忍不住轻轻用手指摩挲着,便能感受到面前之人越发僵硬的反应。

像只被猎人抓住后,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、只能任由施为的呆兔子。

他眸色越发暗沉,在那暗沉深处,又有一团火烧起来。

“不碍事。”他哑声道了一句。

而后在叶云亭逐渐瞪大的眼睛里,手掌压着他的脖颈缓缓靠近,在他唇上烙下一个滚烫的吻。

一个浅尝辄止,但却滚烫如同烙印的亲吻。

李凤歧轻轻咬了咬他的下唇,意犹未尽地松开,凝着他笑道“大公子的吻,可解一切苦痛。”说完还舔了舔唇,带着几分**意味。

叶云亭脸颊红透,连脖颈也蔓延了绯色。狼狈地挣开李凤歧桎梏,瞪着他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“你、你……”

他有心想骂几句,却又实在没有骂过人,词汇匮乏。

气得脸更红了。

李凤歧笑睨着他,主动接话“我轻浮,我下流。大公子还想骂什么?”

叶云亭“……”

无赖!

他一双乌黑的眼瞳被怒意浸染湿润,又隐约还有几分羞涩与恼怒。

总之,并没有厌恶反感。

李凤歧笑容愈盛,转瞬却又变了脸色,长眉紧拧,“嘶”地抽了一口气。

他情绪转得太快,叶云亭愣了一下,有些担忧,但更多是怕他又故技重施,目光瞥着他的腿,谨慎地没有靠近“怎么了?”

李凤歧看他反应,自鼻间发出一声轻哼,艰难道“大公子这是连我的死活也不愿管了么?”

“……”叶云亭瞪着眼,在他心里骂他胡说八道。

这人惯会颠倒黑白倒打一耙。

大约是今晚的震撼太大,叶云亭脸上的表情可谓丰富。李凤歧扫过,便知他心里定然在骂自己,他忍着痛笑了一声“大公子劳驾再给我递一把干净的小刀来。”说完便自己转动轮椅,回到书案边,将没处理的那只腿抬起来搁在了矮凳上。

叶云亭拿了干净布帛与小刀过来,就见他腿上凸起的筋脉越发可怖,鼓胀得仿佛下一刻变会爆裂开。

他将小刀在烛火上烤过,又将布帛卷起递到他嘴边。

李凤歧接过刀,却没接布帛,他看叶云亭一眼,哑声道“有大公子在,便不需这东西了。你与我说说话。”

话罢,手起刀落。

叶云亭心惊肉跳,别开眼不敢看。又实在担忧,问道“当真不用找大夫?”

“将里头的毒血放出来就好了,大夫的刀法未必有我好。”李凤歧轻吸一口气,眼睛凝着伤口,手上稳稳当当,语气却不怎么正经“大公子信不过我?”

“……”

叶云亭心想,就你这样的野路子,换谁来看敢信?

他不答话,李凤歧却不放过他,将筋脉中的淤血放出后,他额头上布满细密汗珠。他喘了口气,又开始折腾叶云亭“大公子可否给我擦擦汗?”

“……”明知他用心不纯,叶云亭却只能抿唇拿了布帛,动作轻柔地给他将额头的汗珠蘸干。

李凤歧仰脸等他擦完,又去给伤口上药包扎,一张嘴却也没有歇着“大公子不必太心疼,战场上受的伤,比这严重的多了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叶云亭实在受不住他自说自话,板着脸反驳他“我没有心疼。”

“哦。”李凤歧抬眸,眸中点点笑意“口是心非。”

叶云亭“……”

他发现了,捅破了窗户纸后,李凤歧就没有脸皮这个东西了。

从前怎么不知道永安王竟如此没脸没皮?

李凤歧沉眸处理好腿伤,将沾了血的布帛与刀扔进铜盆里,又净了手,方才吁出一口长气。他余光瞥见叶云亭一脸担忧地看着他的腿,待抬眸去看时,又见叶云亭将眼睛挪到了别的地方去。

耳尖与脖颈上还有未褪的绯色。

他捻了捻手指,回忆了一下那细滑的手感,整个人往椅背里一靠,语气虚弱道“我有些乏力,还得劳烦大公子送我回去。这里五更会处理。”

叶云亭满眼怀疑地打量他,但又实在看不透他是真乏力还是装得,最后看在他确实刚刚毒发的份上,还是将人推了出去。

外头五更已经候着,擦身而过时,还和李凤歧对了个眼神。

十分骄傲。

看看,他做得果然没错,这不就夫夫双双把屋回了吗?!

他自去书房收拾里面的东西。

而李凤歧则和叶云亭回了房里。

叶云亭将他推到床边,等着他自己上榻。李凤歧虽然双腿不便,但臂力过人,平日里都是他自己撑着边缘便能上榻。但今日他却坐着不动,一脸的“我好虚弱我动不了”。

分明等着叶云亭去抱他。

叶云亭很不想动,刚才那个吻的感觉还未散去,叫他浑身都不自在。

两人僵持着,李凤歧躺在轮椅里,不仅不动,还时不时发出难受的哼声,

最终叶云亭到底敌不过他,心软将他抱起来放在了榻上。

李凤歧笑吟吟看他,说“又劳烦大公子了”。

叶云亭忍不住气恼“王爷这时候又不怕不高大不伟岸了?”他这是拿李凤歧之前的话刺他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李凤歧一脸理直气壮“叫自己的王妃抱一抱,与不高大伟岸有什么干系?这只能说明感情好。”

叶云亭……

简直无赖至极!

但他偏偏还拿无赖没办法,他瞪了李凤歧半晌,脱了外袍鞋袜爬到里侧背对他躺下,睡了。

李凤歧也翻了个身,盯着他的后脑勺“我今日的话都发至肺腑,大公子好好考虑,不必急着给我答案,我有耐心等。”

叶云亭呼吸一顿,默了片刻,将脸埋在被子里,闷声道“我会考虑。”

李凤歧便在他身后无声笑了。

作者有话要说77老婆,痛痛,抱抱。

亭亭不要脸!!

: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