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32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这一晚叶云亭忽然又做起了梦,梦里还是有李凤歧。

他瘦骨嶙峋,半靠在床头,整个人被阴影笼罩着,显得阴沉冷然:“玄甲军……还剩下多少人?”

“只剩下不到两千人。”朱烈跪在床前,仅剩的一条胳膊按在左胸前,另一条胳膊齐肩被斩断,裹着厚厚的白色布带,布带上沾了血和灰:“他们早有准备,我们中途中了埋伏,拉锯了两日,死伤了不少将士。殷承汝又打着平叛的旗号,联合陆州与加黎州的人马进行围杀,我们抵挡不住,最后大哥带人断后,我带部分兵马强行突围折返渭州调兵求援,但却不想渭州城门紧闭,杨不韪临阵倒戈,同赵炎一起,要将我们当做乱臣贼子就地诛杀。”

朱烈说着抹了一把通红的眼眶,哑声道:“我拼了命杀出重围,躲在西煌交界的山里寻找机会联系大哥,却、却听说殷承汝将他们逼至绝路山谷,以滚石和乱箭击杀。”

十万玄甲将士,最后只剩下他带着的不到两千人而已。

他得知大哥死讯,只能压下悲愤,带着少数精锐乔装打扮,几番波折辗转才回到了上京,寻到了王爷。

然而看着王爷此时模样,他却只余下满心苍凉。

驰骋沙场,纵横北疆的永安王与玄甲军,终于还是走上了末路。

朱烈恨声道:“那皇帝小儿如此待王爷,我这就带人杀进王宫,与他同归于尽!也算是给大哥和数万将士报了血仇!”

“朱烈!”李凤歧倏然看向他,眉眼阴鸷:“你大哥,还有数万将士的性命,还未叫你记住鲁莽行事的教训么?!”

朱烈身体一颤,双膝跪地,眼眶濡湿:“是末将无能,白白葬送了这么多将士的性命。”

李凤歧闭了闭眼,他似想抬手去扶朱烈,然而手指抽搐痉挛半晌,却半分也没能抬起来。

良久,他喘出一口气,道:“你放心,玄甲军一众将士的命,我会叫李踪与殷家,血债……血偿。”

“可王爷你的身体……”朱烈神情一振,可瞧见他动弹不得的模样,又迟疑起来:“不若我先带王爷离开上京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

“不必。”李凤歧眉宇皱起来,似乎难受至极,却还是强忍着痛楚道:“你按照我所说去准备药材,我有办法,或可试一试暂时压制住体内毒性。”

朱烈闻言大喜,应下之后便悄然离开。

他一走,李凤歧便克制不住地吐出一口血来,他狼狈地趴在床边,暗红的血自齿缝溢出来,染红了床褥。他却似已习惯,趴了好一会儿之后,方才竭尽全力将身体翻了回去,等重新躺好时,额头青筋暴突,十分可怖。

即便知道这只是梦,叶云亭还是看得心都揪了起来。他数次伸手想去给他擦一擦嘴角的血,手掌却都穿过了他的身体,始终无法碰触。

他颓丧坐在床侧,看着李凤歧呼吸微弱的模样,心想原来上一世的永安王,竟曾沦落到如此地步么?

然而不等他伤怀,眼前的画面却又忽然一转,他恍惚一瞬,便又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夜。而此时的李凤歧被五更搀扶着,脚步虚弱地走向一副棺材。

此时天黑着,院内却没有点灯,只能凭借着依稀的月辉视物。

抬棺的四人小心放下棺材,垂手静默地立在一旁。

李凤歧走上前,费劲推开了棺盖,露出了躺在里头的人影。

从叶云亭的角度看不见里面躺得是谁,但他却听见李凤歧颤声唤了一声“母亲”。

他呼吸一窒,疾步上前,却见里面躺着的竟然是老王妃的遗体。

老王妃不知是经历过什么,遗体是七零八落地拼凑起来的,在暗夜里瞧着,叫人心惊。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李凤歧俯身盯着棺材里的人看了许久,方才艰难地直起身来,惨白的面孔在黑暗里瞧着竟有些瘆人。

“我等无能,请王爷赐罪。”侍立的四人闻言跪下,领头之人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说出来。

自副都督朱闻带领十万玄甲军起兵造反,尽数被剿灭后,永安王中毒命不久矣的消息也终于被传得沸沸扬扬。在荣阳休养的老王妃得知消息,便给涅阳沈家去了信求助,同时立刻自荣阳动身赶回上京。

他们几人原本是李凤歧派去暗中保护老王妃,在必要时刻则护送老王妃回的。但他们迟迟没等到李凤歧的传讯,反而是老王妃忽然要动身回京,他们只得暗中相护。却不料在上京之外遭遇了袭击,几人拦下杀手,让护卫护着老王妃先逃。却没想到等他们解决了杀手追上去时,却发现护卫尽数被屠,老王妃更是被乱刀斩杀。

遗体是他们找了许久才拼起来的。

“没能护住老王妃,我等自知死罪难逃。如今老王妃遗体既已送到,我等愿以死谢罪。”四人说罢横刀于颈前。

李凤歧面上没什么表情,他定定瞧了四人几眼,摆了摆手:“你们活着还有用,将荣阳到上京路上的事情完完整整地给我说一遍。”

四人见状只得放下刀,将一路行来的事情又原原本本说了一遍。

李凤歧神色不明,良久才咬牙切齿地冷笑了一声:“又是沈家。”

“看来王爷已经猜到了。”

黑暗中忽有一道白影缓缓而来,竟是韩蝉。

“若是王爷早些答应与我合作,老王妃就不必死了。”他指尖捏着一封信,递到李凤歧面前:“王爷看看吧,这是沈重予前几日送给陛下的投名状。”

李凤歧接过,展信看完,脸色越发阴郁。

韩蝉一笑,自袖中又掏出一只小玉瓶:“这是第二粒解药,这一回,王爷总该心甘情愿与我合作了吧?”

李凤歧垂眸看着他手中的解药,良久,终究是伸手接了过去。

他拔开瓶塞,将解药倒出一口吞下。他唇边沾了血,衬着惨白的面色,如嗜血恶鬼,煞气逼人。

叶云亭在一旁看着,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。

他看着面如恶鬼的李凤歧,忽然想起了上一世季廉祭拜他时曾随口提过的一件事。

季廉曾说,永安王当了皇帝之后,性情比从前更加冷漠暴戾,对内杀了不少朝臣,对外穷兵黩武征伐不休。虽然对方将他从国公府里救了出来,但季廉却惧怕他的凶戾。不愿意留在宫中,准备等治好了腿,就往南越去看看,寻一处安宁的地方度过余生。

当初他将将重生,浑浑噩噩,前世诸多事情充斥脑中,反而叫他越发混沌。更何况,后来他与李凤歧接触渐多,觉得他虽然冷漠寡言,但实则面冷心热,并不似传言一般凶恶可怖,上一世季廉提起过的零星话语,自然也就被抛诸脑后了。

可此时此刻,他瞧着李凤歧的表情,却忽然又想起了季廉的这一番话。

叶云亭心头震颤,满眼俱是酸涩。

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

*

“云亭,云亭?”

叶云亭沉溺于梦中,浑浑噩噩时,忽然听见耳边一道温柔的呼唤声。

他迷迷糊糊中睁开眼,眼睫上还沾着泪珠,愣愣地与李凤歧对视着。

李凤歧微微蹙着眉,伸手在他额头上试了试:“没有发热,是做噩梦了?”他伸手将他眼睫上那一滴泪珠擦掉,看着他发红的眼眶,挑眉笑道:“大公子是做了什么噩梦,竟还吓哭了?”

他嘴边噙着温和笑容,与叶云亭梦里的修罗恶鬼截然相反。

叶云亭回过神来,手忙脚乱地坐起身,又欲盖弥彰地抹了抹眼睛,并未摸到湿濡,方才知道自己又被他骗了。

他还未从梦里酸涩凄凉中抽出心魂,嗓音还带着些沙哑:“我没有哭。”

李凤歧见他眼眶发红,不知他到底梦见了什么,也不敢再逗弄他,只唤了季廉端水进来,亲自拧了帕子递给他:“是,我瞎说的,大公子先擦擦脸。”

叶云亭接过帕子按在脸上,好一会儿,才自上一世的梦境当中抽离出来,

他放下帕子,再看李凤歧,眼中便多了些和从前不一样的东西。嘴唇开合数次,方才犹豫着问出了口:“当初王爷为何不同太傅合作?”

李凤歧不知他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,长眉皱起,略有些嫌恶道:“韩蝉其人,虚伪狡诈,为达目的可不择手段,我平生最厌恶的便是他这样的伪君子,与他合作,本王不屑。”

叶云亭心道果然,他垂下眼眸,又问:“那假设呢?何种情况下,王爷会与他合作?”

李凤歧皱眉思索一番,随口道:“除非我受制于他别无他法,否则我宁愿死,也不会与他合作。与这样的人结盟,那我与他又有何不同?”

叶云亭心头微颤,心里的猜测便落到了实处。

那时的李凤歧应该是被逼到了绝路,玄甲军尽数被屠,老王妃身死。深仇血恨等他去报,朱烈与幸存的将士亦都指望着他,所以他必须尽快站起来。

最后他不得不与韩蝉合作,又或者说,韩蝉拿住了他的软肋,使他不得不屈服妥协。

他陷于仇恨当中,为了报仇与韩蝉联手,也许还做了许多他从前厌恶不屑之事。

所以到了后来,他不再是心怀天下苍生的永安王,而是季廉口中所说的,穷兵黩武的暴戾君王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#这一定不是真的#

77:大公子做噩梦了?

亭亭:嗯。

77:梦见什么了?

亭亭:你。

77:………………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