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24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叶知礼脸上一阵青红交加,他贵为齐国公,后来又做了中书令,从来只有他让旁人下不来台,却没人敢如此当众给他没脸。

永安王是第一个。

他被衣袖遮住的手微微颤抖,真切体会到了为何从前这么多人对永安王敢怒不敢言。

实在是太过嚣张!

然而形势比人强,如今皇帝都奈他不何,他受了气,也只得暂时忍下。

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“王爷说的不错。”

叶知礼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,平复了怒意之后,眨眼便换上了慈父面孔,温情脉脉地看向叶云亭:“来之前我还担心你过得不好,眼下见王爷待你如此好,却是为父多虑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殷红叶用帕子掩了掩嘴,跟着附和道:“我们大少爷自入了王府啊,与往日越发不同。从前见到你父亲和我都要规规矩矩地请安问好,如今做了王妃,家里人说几句体己话都还得请示。”

她面上笑盈盈,话里却藏着针。指责叶云亭端着身份,不敬父母。

“你又胡说些什么。”叶云亭还没出言,叶知礼便先叱了一声,皱着眉头不悦道:“云亭自小性情温顺纯良,最孝顺父母。”说罢又转向叶云亭,神色温和道:“你母亲的性子你知道,她就是嘴巴不饶人,其实心里也关心你。”又拉了一把一直未曾说话的叶妄:“就连你弟弟这个没心没肺的,今日听说我和你母亲要来看你,也闹着跟了过来。”

叶妄被他拉了一把,被迫到前面来,与叶云亭面对面。

他没敢与叶云亭对视,飞快撇开了眼,

——听说父亲母亲要到王府拜访,他到底还是跟着来了。可真见到了人,却又心虚愧疚,不敢面对。

甚至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叶云亭。

叶妄低着头,嘴唇紧抿,沉默着挣开了叶知礼钳制的手,退到了殷红叶身后去。

叶知礼本是想借着兄弟关系缓和一下气氛,却不料叶妄表现得如此不配合,他手中一空,脸上就僵了僵,随后笑骂道:“先前是你吵着要跟来,怎么现在来了,却又话都不与你大哥说了?”

叶妄绷紧下颌没接话,叶知礼只得把独角戏继续唱下去。他混迹官场,早就练就了一身睁眼说瞎话的功力:“不若我们寻个安静的地方,一家人好好说说话?”

叶云亭看着他满脸慈色,只觉得可笑。

过去十多年里,他从未用如此温和的语气同他说过话。绝对大多数时候,他都是不耐的、颐指气使的、高高在上的。

他们之间,不像父子,更像是君与臣,主与仆。

在叶知礼面前,他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利,只能被动地接受一切不公对待。

可现在,他早就已经不是齐国公府的大少爷了,好与坏,生与死,他可以自己决定,而不是被迫接受别人的安排。

叶云亭心里这么想着,便当真笑了出来。

他本来是温和的长相,像一块被打磨得极光滑没有棱角的玉石,但眼下笑起来,却仿佛玉石覆了一层霜雪,染了冷色。

“我记得我被送进王府那一日,我同父亲说过。从此之后,我与齐国公府,再没有任何瓜葛。”

他面容平静,乌黑的眼眸直视着叶知礼:“如今父亲寻来王府,说这些父子亲情又有什么意思呢?”他一字一顿道:“我以为,我们父子之间,除了生育之恩,并无养育之情。生育之恩自你将我送入王府之日,便已经两清。我们之间,还有何话可说?何情可叙”

这一番话,叶云亭憋了许久,如今终于亲口说出来,只觉得畅快。

他眉目间一片平和之色,没有不甘,没有怨恨,只是平静地询问。

叶知礼习惯了官场上话只说三分的弯弯绕绕,如今被他一番直白的回击,先是愣了一愣,随后便是震怒。

他怒而睁大了眼,颤着手指向叶云亭:“好,好!你这些年学得礼义廉耻,都学到了狗肚子里去了?不孝不悌,忤逆父母的孽障!我当年就不该留下你!”

“父亲气糊涂了,我并未上过学,也没人教我礼义廉耻。”叶云亭神情平静:“我有今日,全拜父亲所赐。”

富贵人家的子弟,三岁开蒙,八岁入家学,若再有权势些,十二岁便能入国子监。

齐国公府是上京城里一等一的权贵之家,然而叶云亭身为国公府的大公子,却从未正经上过学,这事说出去怕是都没人相信。

叶云亭当年懵懂,还是奶娘有一回没忍住抹着眼泪同他说国公爷偏心太多。小少爷都请了先生开蒙了,却对大少爷不闻不问。

他那时不懂开蒙是什么意思,只是见奶娘哭得伤心,便想去同父亲说一说,让他给自己也请个先生开蒙,这样奶娘就不会抹眼泪了。结果自然是他被叶知礼训斥了一番。当时他还不懂这意味着什么,只觉得有些失望。倒是回去的路上经过叶妄的院子,无意间听见里头正有人在念《千字文》,起了好奇心趴在墙外偷听,才隐约明白了奶娘为何难过。

许是他天性里就爱读书习字,那一日他听先生在院子里念“天地玄黄,宇宙洪荒。日月盈昃,辰宿列张”,虽不解其意,却忍不住跟着反反复复地读。那一日先生将《千字文》念了两遍,他便也跟着背了下来。

但他无人教导,自己琢磨不透其中意思,最后忍不住大着胆子,等在先生下学的路上去问他。先生那时听他背了一遍《千字文》,便没有再问他旁的事情,只让他每日天黑之后去他的院子里,亲自教他读书习字。

如此过了几年,他在先生的教导下,才不至于大字不识。

再后来叶妄满了八岁,去了家学。先生自请离府,临走前将许多书籍留给了他,他便日日在院子里看书,也乐得无人搭理。若不是叶知礼为了世子之位将他送入王府冲喜,他也许就此在国公府的偏僻小院里终此一生,也不会有后来这许多事情。

从前他是没得选,但现在,他却不想再困于那狭窄的院子。便是死,也要死在外头的广阔天地里。

叶知礼被他一噎,满口指责便顿了顿,半晌才找回了声音,冷笑道:“你果然在怨恨我,我当年没有看错,你与你母亲一样的冷心薄情!”

边上的殷红叶眼神微闪,推了推他的胳膊,柔声道:“王氏都死了这么多年了,老爷又何苦再提她。大少爷如今入了王府,不愿与我们亲近,老爷不若随了他的意罢了。”她转脸看着叶云亭:“大少爷可想好了,今日与齐国公府划清关系,日后可就不能后悔了。”

她翘着唇角等着叶云亭的回应。

今日来王府,本就是不是为了什么父子亲情,而是为了世子请封一事。现在叶云亭主动要与国公府划清界限,倒是省了他们不少事。

既然不是国公府的人,那世子之位自然也与他无甚关系。

叶知礼被她这么一提醒,也回过神来。先前他是被叶云亭气昏了头,才忘了此行的真正目的。

“你母亲说得没错,你可想清楚了?你既与我这个亲生父亲划清关系,那我这齐国公府的爵位,日后也与你无关。”

“这爵位又何时与我有关过?”见他们终于表露真实目的,叶云亭目露嘲讽:“你们不想给,又何曾问过我想不想要?”

若是可与齐国公府划清关系,这爵位不要也罢。

然而他说得坦荡,旁人却不肯轻易相信。

殷红叶道:“大少爷嘴上说得好听,但这爵位需得嫡长子继承,如今你又有永安王撑腰,谁又敢越过你去?你若是说的是实话,不如写一封请辞书交予我们。”

请辞书,便是继任者自陈德行不配继承爵位,向天子陈情,放弃爵位继承。

从古至今,鲜少有人写过请辞书。便是殷红叶也是话赶话间才想起来,还有这么个法子可以用。

她仰着下巴,目光鄙夷。仿佛叶云亭不写一封请辞书,就是在觊觎爵位一般。

“你们是当本王死了吗?”李凤歧听了这么一会儿,脸色已经难看至极。

他目光森然,依次扫过殷红叶与叶知礼,带着无形的威压:“齐国公,本王念在你是云亭生父的面子上,才敬你几分。但你莫不是真以为自己能在永安王妃面前作威作福?”

“父子之前,尚有君臣。”他倾身向前,冷眸逼视着叶知礼:“齐国公既是臣子,面对本王与王妃,就该执臣子礼。你说本王说得可对?”

叶知礼被他逼视着,攥紧了拳方才没有后退露怯,他面皮抽了抽,勉强笑道:“是臣僭越了。’

李凤歧满意颔首,又道:“至于这爵位之事,律法中自有章程。公候爵位当由嫡长子继承,嫡长子无德或者身亡,方才依次往下。”他慢条斯理地抚了抚衣袖:“云亭既是嫡长子,又无德行亏损,这爵位自然该当如何便如何。”

“虽然这爵位也无甚稀罕,但该是他的就是他的,他不想要是一回事,你们不想给却是另一回事!”李凤歧声音陡然一沉,带上了森然怒意:“你们若是不明白这个道理。本王不介意亲自教教你们。”

他目光凌厉,右手自袖中抖出一条赤红长鞭,虽未动作,但那眼神,却分明饱含警告。

叶知礼不料他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地行威胁之事,怎么说他也是朝中一品大员,永安王安敢如此欺辱?!

他咬牙切齿道:“王爷莫要欺人太甚,这事便是闹到陛下面前,我也有话要说。”

李凤歧漫不经心地抚了抚长鞭,轻笑:“哦?李踪到现在都没敢见我,齐国公若是能说服他,我倒是要谢谢你。”

“你、你……”叶知礼更住,想起他与皇帝早就是不死不休之势,否则也不至于如此目中与人。

知道今日怕是达不成目的,再争论下去吃亏的也只是自己,他一拂袖,起身:“既如此,我等便不在这里碍王爷王妃的眼了,这就告辞!”

说完便怒气冲冲地往厅外行去。

殷红叶见状连忙拉着呆愣的叶妄跟上。

“齐国公慢走,可别摔着。”李凤歧慢悠悠提醒。

叶知礼闻言一个趔趄,稳住身体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王府。

叶妄被母亲拉着跟在后头,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,就见厅中,永安王一扫面上冷戾,正笑吟吟地同叶云亭说着什么。叶云亭低着头,虽然没有笑,神色却很柔和。

他陡然停住脚步,挣开了殷红叶的手。

“这世子之位,我不要。”

殷红叶愕然:“你瞎说什么?”

叶妄摇摇头,后退了一步,神色由迷茫逐渐转为坚定,他又说了一遍:“我不要做世子。我去同他说清楚。”

说完转过身,大步往回跑。

叶云亭正与李凤歧说着话,就见叶妄忽然跑了回来,身量高挑的少年站在厅门之前,目光郎朗看着他:“叶云亭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李凤歧玩味地看他一眼,又去看叶云亭。

叶云亭迟疑了一瞬,还是走到他面前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“这里不方便说。”叶妄忽然拉住他的胳膊,带着他往厅外跑,直到寻到了个没人的僻静竹林,方才停下来。

一番奔跑,他的气息有些不匀,单薄的胸膛剧烈起伏着,吐出的声音却很坚定:“我先前不知道你是因为我才被送来王府的。”

叶云亭垂眸:“这本来也与你无关。”

“但我现在知道了。”叶妄摇摇头:“我不要这世子之位,这本该就是你的。我自己的爵位,我会自己去挣。”

“……”叶云亭无言以对,只能说了一句“那很好”。

“你在王府里,比在国公府里过得好。”叶妄却并不打算就此打住,目光灼灼看着他道:“但男人都喜新厌旧,若是以后你在王府里过得不高兴了,我就接你回去。”说完想起叶云亭大概也不愿意回国公府,又急忙补充道:“不回国公府,你想去哪里去哪里。”

叶云亭失笑:“你不必替我.操心这些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信,从前我……还有爹娘对你也不好。”叶妄抿唇,极认真地说:“但以后不会了,我不会再让人欺负你,爹娘也不行。”

叶妄今日看着叶云亭一身华服,才越发清晰的意识到,叶云亭以前在国公府里过得是什么日子。

他没法指责爹娘,却又愧对叶云亭,思来想去,唯有自己出人头地,争得爵位功名,才能叫父母放弃争夺爵位的打算。也只有他能强大起来,日后叶云亭在永安王府受了委屈,他才能替他撑腰。

还未长大的少年,想法总是热烈而纯粹。

他满怀期待地想着,等他强大起来,便能在重要的两方人之间,寻到一个平衡点。

叶云亭看透他的想法,目光有些微动容,便没有打破他的天真。他迟疑了一瞬,笑着应了下来:“好。”

叶妄便开心地笑起来,他嘴唇张合数次,想开口叫一声大哥,却到底过于生涩,最后也没能叫出口。只是抿了抿唇道:“那我们说好了,阿青留给你,你替我照顾好它,若是受了委屈,也可叫它给我送信。”

阿青是那只猎隼的名字。

叶云亭目光柔和,还是道“好”。

“那我先走了。”叶妄得了肯定,尚还有些许青涩眉眼间神采飞扬,他后退两步,朝叶云亭挥了挥手,便转身离开。

叶云亭看着他的背影,扬起的唇角缓缓落下来。

“没想到歹竹里竟出了颗好笋。”李凤歧转着轮椅,从一头缓缓行来。

“殷夫人将他保护得很好,国公府里很多阴私,都有意避着他。”叶云亭道。

“然后便养出了个傻子。”李凤歧一嗤:“不过傻子也有傻子的好处,也算帮过本王一个忙。”

叶云亭眯起眼,看了看越来越小直至看不清的身影,叹息道:“可惜他怕是要失望了。”

他既上了永安王的船,与国公府、与殷家,迟早是不死不休。

朝堂争斗,权力更迭,从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。

前几日早朝之上,李凤歧逼着皇帝将殷家次子下了大理寺邢狱,两方便已经结了死仇,算是撕破了脸面。而这不过只是一个开端罢了,永安王的反扑,远不止于此。

叶妄年幼,看不清楚底下的暗潮汹涌,他却看得分明。

从前他只道叶妄性情骄纵顽劣,对他并不亲近。甚至因为双方悬殊差距太大,每每看见他,心情总有些复杂难言,时间长了,便有意无意地疏远他,免得惹上不必要的烦忧。

倒是叶妄,张扬肆意,纯粹天真,不论他如何敷衍应付,他似乎总看不明白。面上瞧着张牙舞爪,实际上却连爪尖都没有露出来。

很多时候,叶云亭不是看不出来他的意思,而是故作不懂。只因不愿意与他有太深的牵扯,惹出不必要的麻烦。

可今日听他一番话,却又心生不忍。

叶云亭将从前两人相处说与李凤歧听:“你说我是不是太过冷漠了?”

李凤歧瞧着他,眉梢高高挑起:“我看你是太过心软。不过区区几句话,就叫你愧疚了?”

叶云亭面露无奈,推着他往正院走去:“罢了,现在想这些也无用。我与他,可能注定兄弟缘浅吧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  叶二狗:我偏要勉强。

77:?没轮到你(使劲扒拉

——————

看见有小可爱叫弟弟汪汪哈哈哈哈,感觉和弟弟很搭~

今天也抽100个红包叭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