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17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两人不紧不慢走过昭和正街,四周百姓好奇地聚集在正街两侧围观,却又不靠得太近,只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两人,小声地交头接耳。

百姓们的疑惑可太多了。

永安王可是性命无虞了?这腿又是怎么回事?还能不能痊愈?

还有这推着王爷的俊秀公子又是谁?这是要去做什么?

但问题虽多,却没人敢上前搭讪询问。即便他们很多人确实关心永安王的病情,盼着北昭战神能长命百岁身康体健,好将那些猖狂的西煌人打回老巢,永不敢再犯边。

毕竟永安王看起来真的很凶。

不敢惹。

叶云亭就见这些百姓跟了一程又一程,四周都是压低了的交谈声。但愣是没一个人敢出声询问,可见永安王从前积威甚深。

他低眸看了面无表情的李凤岐一眼,悄悄抿下了唇边的笑意。心想其实也没那么凶,只是面无表情时看着骇人而已。

两人在众多百姓的围观之下往城外走,但闻讯而来的百姓越来越多,后来的人挤着前头的人,如水浪一样往前涌,有个年纪颇大的大婶被后头的人推搡了一下,身体一倾,就朝着叶云亭的方向倒过来——

叶云亭余光瞥见一人朝自己扑来,下意识伸手扶了一把。轮椅上的李凤岐凤眼微眯,右手袖摆一抖,盘在手臂上的长鞭蓄势待出,待看清只是个年纪不小的妇人时,他抬起的右手又收了回去,目光落在叶云亭身上。

大婶不慎崴了脚,全靠叶云亭扶了一把才站稳了身体。待她看清扶着自己的人后,连忙就要下跪求饶。

她本来只是来凑个热闹,却没想到冲撞了贵人,一张经了风霜的脸庞上满是惊慌,眼神畏惧地看着叶云亭,慌得连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。

四周嘈杂的声音逐渐静了下来,围观的百姓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。

据说永安王的脾气可不太好,这位公子和永安王如此亲近,虽然瞧着和气,说不定脾气也不怎么好。

“无妨。”叶云亭皱眉将屈膝的妇人扶了起来,目光扫视四周乌压压的人群,眉头皱得越深,他思虑一瞬,清了清嗓子朗声道“诸位还请勿要在正街聚集,占了道不说,这人挤着人也容易出事。”

说完将那大婶扶着走到空旷处,免得她再被人推搡到,才折返回来,朝众人点了点头,

他生得一副温润俊秀的君子模样,眼神和气,唇边含笑,声音不高不低,却极为悦耳。原本还小声议论的百姓听见他的声音,便静了静。

但过了片刻又骚动起来。

一众百姓暗暗觉得这年轻公子瞧着倒是个脾气好,十分和善的人。

他们听从叶云亭的话逐渐朝四周散开,把被占着的道空出来,但同时也有那胆子大的,藏在人群大声道“王爷的病可是好了?我们都一心盼着王爷早日痊愈,去把那些西煌蛮人打个屁滚尿流嘞!”

早在永安王中毒命不久矣的消息传出来后,有在两国之间来往经商的商人就带回过消息,说西煌人也得知了永安王中毒的消息,都放了话说今年要打下渭州西遇州过冬呢。

北昭子民虽不如西煌人擅战,但也都是有血性的,盼着永安王早日康复,好挫一挫那些西煌人的嚣张气焰。

“承蒙诸位关心,王爷如今已无大碍,待清了残毒修养一阵,便能痊愈。”叶云亭朝四周揖手。

百姓们闻言都喜形于色,乱哄哄地说着祝贺的吉祥话。

叶云亭谢过之后,便推着李凤岐朝城门口继续走去。

百姓们目送他们走远,又成群地聚集在一起小声谈论起来。

大家都对那推着永安王的俊秀公子的身份十分好奇。

按理说如此出众的相貌,为人又和善,平日里多走几回昭和正街,保准大家伙儿就都知道这是谁谁谁家的公子少爷了。

但眼下他们聚在一起,却发现没人认出这是哪家公子。

闲聊的人你瞅瞅我,我瞧瞧你,嗐了一声。正要散去,却听一人犹犹豫豫道“那公子身边跟着的白胖侍从,曾在我这里买过笔墨,好像是齐国公府上的……”

说话的人是青砚斋的掌柜,他联想到前些日听说的传言,正是齐国公府上的大公子被封了王妃,给中毒垂危的永安王冲喜来着。

“那难不成就是王妃?”

“难怪了!”

“司天台果然神异,王妃这一进府,王爷就好了。”

“我瞧着王妃虽然是个男子,但与王爷走在一处,竟然也十分般配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这个猜测一出,众人都兴奋地发表看法,言辞间对王妃的评价颇高,不少人还附和永安王与王妃瞧着竟十分般配。

这些议论传进了崔僖的耳朵里,叫他脸色阴得能滴下水来。

背在身后的手攥成拳,他阴恻恻瞧了城门的方向一眼,低声喃喃道“永安王可真是好算计,这番忍辱负重,竟连我都瞒过去了。”他神色变幻不定,又想到站在人群中格外出挑的叶云亭,心里琢磨着今日这一出,叶大公子又参与了几分。

他闭眸思索一番,发觉也许自叶云亭装病那一刻开始,永安王的局可能就已经布下了。只是他们都太大意了,压根没把一个不受重视的弃子放在眼中。他回忆起那日看见亲眼见着叶云亭烧得人事不省的模样,又觉得被摆这一道也不冤。

谁能想到叶大公子瞧着温温和和,骨子里却还带着这般狠劲儿。

那日去给叶云亭诊病,他带去的医官私下都同他说,叶云亭烧得太厉害,病情十分凶险,若是有个万一,即使保住性命,日后怕也难免痴傻。

若这病也是布局一环,那他当真是小瞧了人。

“罢了。”崔僖阴沉的脸色又倏而好转,甚至还带上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愉悦“这回我虽被骗过了,但韩蝉定也入了套。”他眯起眼睛,想到那伪君子气急败坏的模样便难掩开怀“又该有好戏看了。”

他弯腰进了马车,将车里跪着的守卫一脚踹下去,重新拿起那柄玉如意,斜斜靠在车壁上,不紧不慢地把玩起来“继续往前走,去王府。”

崔僖带着人,按照皇帝的吩咐,继续去布置永安王府了。

至于那被踹下马车的守卫,顾不上流血的口鼻,急匆匆骑上马,又往皇宫去报信。

而李凤岐与叶云亭,此时已经到了城门口等待。

他们二人在前,季廉以及五更等人在后。

太阳逐渐西斜,半边挂在天际,半边已经隐没在地面之下。橘红霞光徐徐铺展,将天地间映照得一片热烈之色。

叶云亭眺望着官道尽头,远远望见一辆马车并几匹马往城门方向而来。

“前面的队伍应该便是了。”他深吸了一口气,没让紧张表现在声音当中。

老王妃的传闻他听过一些,但真真假假也分辨不清。

只知她名唤沈晚玉,乃是涅阳沈家的嫡女。当年的沈家还未彻底败落,沈晚玉在上京亦颇有美名,求娶的王公贵族无数,但最后她却嫁给了老永安王。

老永安王李怀渠乃是武将出身,行事作风粗狂,身后也无强力的家族支持,靠着战功彪炳和护驾有功,才被惜才的成宗皇帝封了王爵。

两人成婚之后,感情非常深厚。老永安王终其一生都未纳妾,偌大王府中只有一位王妃。

后来老永安王因早年旧伤发作,早早过世。唯一的嫡子李凤岐被特许平袭爵位后不久,老王妃便搬去了荣阳休养。

从前叶云亭听说这一段时从未多想,但这些日子他在李凤岐身边听了看了许多,隐隐看出了这母子两人的感情似乎并不太好。

李凤岐待老王妃的态度更是难以分辨,说亲近又并不亲近,说生分,却又谈不上特别生分。

总之就是处处古怪。

叶云亭看着越来越近的马车,心中揣度着等会见面后要以何种态度迎接老王妃。

他自顾自思考着,没有注意到身侧的人侧脸瞧了他半晌,将他的忐忑不定都看在了眼里。

“母亲应当已经知晓了你我婚事,她……”李凤岐迟疑了一下,尽可能寻了个比较贴切词语“……素来不爱理会闲事,一心向佛,应当不会为难你。你跟在我身后便是。”

说完顿了一下,又补充道“你不必太过担忧。”

叶云亭被他猜中心事,本有些赧然,但听见他的话,心思又被疑惑占据了。

不理闲事?

他隐晦地瞥了李凤岐一眼,心想儿子的终身大事,对母亲来说,怎么会是闲事呢?

但他敏锐地察觉到李凤岐语气中的异样,只低低应了一声,到底没将疑惑问出口。

而就在两人说话的空当里,马车已经行到了城门口,拉车的马儿咴了一声停下来,随即车帘被卷起,一个年轻妇人先下了车,伸手将车中的人搀了下来。

作者有话要说77我们家不用担心婆媳关系。

亭亭????

——————

抽100个红包叭!

开着新车出门第一天就爆胎了orz,难过到不想码字呜呜呜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