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15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韩蝉冷着脸出了门,没有多看门外的两人一眼便径自离开。

他步伐大而快,显然是商议之事未成,不欢而散。

有了梦里那一番遭遇,叶云亭多少猜到了韩蝉此番的来意,然而让他不解的是,韩蝉拉拢永安王到底想做什么?

韩蝉乃是皇帝的老师,李踪对这位老师十分尊敬,不仅允他上朝不穿朝服,甚至连面圣时也不需行跪礼。据说在李踪还只是个不起眼的皇子之时,便是韩蝉在教导他。后来太子遇刺身亡,李踪继承大统,便尊韩蝉为太傅。

而在此之前,韩蝉不过只是东宫里一个名声不显的先生罢了。

按理说,皇帝尊他敬他,才有韩蝉如今的权势与地位。他与皇帝本该是一条船上的人。

但他偏偏却暗地里拉拢李凤岐,隐隐似要与皇帝唱反调。

叶云亭捉摸不透其中关窍,却总觉得这里头不简单。

他将疑惑记在心里,方才推门进了屋里。

里屋,李凤岐半靠在床头,脸色不太好看。

叶云亭思索了一下,给他倒了一杯水,轻声道“太傅已经走了,我看他的脸色,似乎是不太高兴。”

“他当然不高兴。”李凤岐嗤了一声,接过茶水一饮而尽,笑得有些冷“往后不高兴的事还多着呢,他总要习惯的。”

说完沉眸凝着手中茶杯,身上有股说不定道不明的疏离和冷峻。

叶云亭看着,总觉得他虽然在自己面前,却又离得很远。这些日子,两人由试探到信任,交托后背扶持着走到如今地步,他从未见过对方露出这样的神情。

叶云亭心想,韩蝉的不高兴就写在脸上,但李凤岐的不痛快,却藏在心里。

他不知道两人具体谈了什么,也不敢贸然去问,只道“太傅今日来,似乎对我病情已大好并未太过吃惊。”

韩蝉来得突然,他甚至都没来及做些伪装,

“他心里有数。”李凤岐道“李踪身边这些个人,各怀心思。你这些时日的动作,他们未必没有察觉,只是都没当回事,又想看戏罢了。”

韩蝉与崔僖,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,城府沉沉,手段诡谲。但聪明人又都有一个特点,便是总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

在他们眼中,叶云亭只是齐国公府里一个不受宠的嫡子,前无强力外家,后无亲爹相护。据说叶知礼连家学都未曾让他去,除了一副格外出挑些的容貌,看起来全然没有威胁。

便是做些小动作,也掀不起波澜,他们只当看戏。左右他们各有谋算,就算叶云亭当真做了什么,天塌下来还有皇帝顶着。于他们的谋算无碍。

李凤岐眼底划过淡淡嘲讽。很早之前他就告诫过李踪,让他提防着这二人,莫要被旧时情谊蒙蔽了眼睛。

韩蝉虽是李踪的开蒙恩师,但生性凉薄,心思深沉;崔僖名为李踪伴读,却媚上欺下,手段毒辣。

不论哪一个,对李踪都不是十成十的忠心。

然而李踪没有听进他的话,反而转头就受韩蝉挑拨,对他下了手。

人心难测,不外如是。

“我的毒已经暂时压制住,信已经送出去了,母亲也在回上京的路上。”李凤岐安抚地拍拍叶云亭的手背,声音沉稳道“不必太过担忧,他们没几日蹦跶了。”

“就是还要委屈你多忍耐几日。”他神色柔和地看着叶云亭,即便叶云亭没有表露过分毫,他却仿佛看透了他所受的慢待和委屈。

叶云亭触及他眼中的歉意和关切,心头颤了一下,蓦地移开眼睛,不自在地笑道“这些算不上委屈。”毕竟他自小长在国公府里,经历过的人情冷暖实在太多。父亲有意的忽视,继母毫不遮掩的厌恶,甚至下人们有样学样的鄙夷与为难。

于他而言,都已经是家常便饭。

相比起来,韩蝉今日的无视根本不算什么。

叶云亭很小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,不要去在乎那些根本不在意你的人。

他以为这些年来自己看得已经很通透,也确确实实做到了不听不问不在意。可对上李凤岐满含歉意和关切的眼时,他还是狼狈移开了眼。

没有人天生就生了一副泥菩萨的性子。

不过是为生存所迫罢了。

李凤岐似看出了什么,但他没有再提及,而是换了个话题道“下回季廉出府,叫他替我准备一副轮椅吧。顺道通知五更,叫他点齐人手,暗中待命。”

叶云亭收敛了情绪,垂下眼道“好。”

韩蝉来过一回后,又风平浪静地过了十余日。

这期间李凤岐的身体已然大好,虽然双腿仍不能动,但身体却已经日渐强壮起来,整个人的气色也与从前无异。

出去送信的猎隼还未归来,那剩下的半笼兔子已经被吃得就剩下两三只。

叶云亭端着炖好的热乎兔汤进屋,就看见他坐在床边,静静擦拭那一把啸雪刀,雪白的刀刃在昏暗屋内,映出一双杀气沸腾的眼。

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永安王,回来了。

他的脚步顿了顿,方才屈指在门上敲了敲,提醒对方自己的到来。

李凤岐回神,收起刀看向他,仿佛刚才一瞬间的杀意只是叶云亭的错觉。

“来了?”

他拍了拍身侧“正好有件事要与你商议。”

叶云亭将汤放在床头的小桌上,静等着他说话。

就听他道“五更传来消息,母亲傍晚便能抵达上京。”

叶云亭心中一动“那宫里……”

“李踪必会有所动作。”李凤岐屈指弹了弹刀身,厚重长刀发出一声嗡鸣“先前府里只有我一人,我又中毒卧床,他遣退了下人,自然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行事无所顾忌。但母亲回来了就不一样了。”

老王妃是正一品诰命,涅阳沈家虽然没落了,但破船还有三千丁。

李踪又顾忌名声,因此他绝不会叫老王妃看见王府如今情形,拿住把柄。

是以他得知消息后,必然会作出应对。要么,让老王妃回不了上京,要么,就让他说不出话来。

为了提防李踪提前得知消息对老王妃下手,李凤岐早叫五更派了人一路护送,又特意轻车简从抄了小路走。如今老王妃一行傍晚便能抵达上京,拦着不让老王妃回京的计划已然行不通。

那么,李踪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。

叶云亭神色微沉,隐隐有些担忧“那他今日必定会对王爷动手。”

李凤岐闻言失笑“你倒是尽会替我操心,怎么也不担心担心自己?”

叶云亭眼睫颤了颤,却并无忧色,条理分明道“我是被司天台挑中来给王爷冲喜的,在老王妃眼中,等同于皇帝一党。我的话,老王妃必不会信。自然也就没什么威胁。”

所以李踪必定会把心思都使在李凤岐身上。

“你说的没错。”李凤岐笑了笑“所以我们得抢占先机。”

他拍了拍叶云亭的手背,沉声道“你与季廉准备一下,我们立刻出府。”

此时,宫中。

李踪背着手在殿中踱步“朕不是叫你们封锁消息?消息是怎么传到荣阳去的?!传到荣阳去也就罢了,人都快到了上京了,你们竟然才察觉?!”

崔僖抬袖掩了掩微弯的唇角,瞥了一眼静坐的韩蝉,出言劝道“陛下息怒,许是太傅手底下人的一时疏忽了。”

神策军只管盯着永安王府,这切断各路关口通讯之事,却是韩蝉手底下的人在办。

崔僖与韩蝉别苗头已久,眼下见皇帝怒气冲冲,自然不吝于多添一把火。

“太傅智计卓绝,必有法子应对。何必再藏着掖着,不如早些为陛下解忧。”

韩蝉冷淡扫他一眼,看向着急上火的皇帝,淡声道“我记得曾同陛下说过,遇事慌乱无用,当先思应对之法。”

踱步的李踪身形一顿,下意识收敛了焦躁的神色。他与韩蝉对视一瞬,便略有些气虚地撩起衣摆,在韩蝉对面坐下,端起案几上凉透的茶水一口灌下“老师说得对。”

他微微垂着头,做侧耳倾听的模样,神情充满依赖与信任。

“下面的人办事不利,之后我会处置。”韩蝉一手提起茶壶,一手挽起宽大袖摆,为李踪斟了一盏热茶。

水汽氤氲间,他缓声道“永安王与老王妃关系并不亲近,老王妃便是回来了,也未必会做什么。”

“可他们到底这么多年的母子……”李踪迟疑。

“所以以防万一,我们叫永安王暂时开不了口便是。”韩蝉垂着眸子,端起茶水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“永安王中毒卧病在床,陛下忧心病情,派医官日日值守照料,不正彰显陛下仁慈?至于王府冷清,此前王府中有下人勾结刺客,陛下担忧王爷安危,特从宫中调拨宫女内侍照料,老王妃若是知晓,只会感激陛下才是。”

他说完轻轻笑了笑“况且老王妃回来了又如何,待北疆一定,陛下又何须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。”

“果然还是老师计高一筹!”李踪听他说完,拊掌笑起来,他嚯地站起身,踌躇满志地踱了两步“只要朱闻一反,朕便能名正言顺地诛杀玄甲军。届时便是朕下旨杀了李凤岐,天下人也不敢说朕的不是!”

韩蝉轻笑“陛下所言极是。”

李踪神色不复焦躁,他双眉舒展,神色轻松地吩咐道“崔僖,你带人去将永安王府布置一番,再挑几个机灵的,去王府里伺候王爷。”

“是。”崔僖躬身行礼,领命退了出去。

离开前他抬眸看了一眼,韩蝉端着一杯热茶,氤氲水汽模糊了他的面孔,叫他看起来更加捉摸不定。而李踪浑然不觉,他高兴不已地坐下,又去与韩蝉说话,口称老师,情真意切。

崔僖敛眸,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。

作者有话要说久等啦,抽100个红包,啾啾啾~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