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11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门口的守卫当然不会放叶妄进来,若是寻常人敢来闹事,一番威逼恐吓直接赶走就完事了,但齐国公家的小霸王上京城谁不识得?如今他在王府门口骂骂咧咧,守卫除了不敢开门放人进去,旁的也不敢放肆。只能苦口婆心地劝他离开。

叶妄自然是不肯的。

从他得知叶云亭被圣上赐了婚,要去给病恹恹快要断气儿的永安王做王妃时就很不痛快。婚事传出来的那几日,他那群狐朋狗友还笑话他,说叶云亭成了永安王妃,以后见面他是叫大哥啊还是叫王妃?这男王妃,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,新鲜。

众人都把叶云亭当笑话看。

叶妄当时听着心里就不痛快的很,直接黑脸掀了桌子走人。

他从前就没叫过叶云亭大哥,今后自然也不会叫王妃,叶云亭是没有名字么?

而且他怎么也想不通,明明前两年那么多媒人到府上给叶云亭说媒,听母亲说,还有好些是公侯之家的嫡女,但他偏偏一个都没应下。眼下被指给将死之人冲喜,他倒是不反对了。

虽然父亲说是皇命不可违,但叶妄想想换做是自己,这种婚事他就是宁死也不会同意的。而且以国公府的权势还有父亲在圣上跟前的脸面,叶云亭若是当真不愿意,明明可以求父亲出面求情,想办法斡旋回绝。

再不济,他不去求父亲,来求他帮忙说情,他看在微薄的兄弟情分上,也会替他去跟父亲母亲说情。就算国公府的情面不够,再加上他外祖殷家总是够了。

但叶云亭却一声不吭地接受了。

他思来想去,也想不通叶云亭为什么不反抗。每日去喝酒又要听人提起永安王和他的男王妃,心里烦得不行,索性就去了城外庄子上躲清静。

哪成想到躲了几日清静回府,发现叶云亭竟然已经嫁去了永安王府。甚至到了该回门的日子,也没见人回来。

府里的丫鬟婆子背后嚼舌根说是叶云亭攀上了高枝儿,不愿意回国公府了,这话恰叫他听了去,他方才决定来找叶云亭要个说法。

谁知道到了这永安王府,竟然连大门都进不去。

他本来不信丫鬟婆子的碎嘴,但眼下又不太确定了。

叶妄杵在门口不肯走,叫嚷一阵累了,便回马车里喝两口茶,吃点点心,等缓过劲儿来了,再继续出来叫嚷。

他就不信,叶云亭能在这王府里躲一辈子。

王府里边,叶云亭听了季廉传回来的话,神情倒是没什么波动,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“不用管他,等他叫嚷累了自然就回去了。再不济,等国公府收到消息,也会派人把他弄回去。”

倒是李凤岐忍不住了,不可思议道“这叶二公子一直以来都是如此?”

虽然他早有耳闻国公府二公子顽劣不堪,但也没想会这么的……蠢。

如今的形势,但凡是个有眼睛的都该看得出来。

他眼瞎瞧不出来也就罢了,竟然还能找上门来讨说法。

实在蠢得叹为观止。

他脸上的表情太明显,叶云瞥他一眼,抿了一口茶,委婉道“他自小被父亲与母亲宠坏了,府里许多事……他都不知晓。”

就像自小到大,他这个长子都住在最破旧的偏院里,身边伺候的人只有一个奶娘一个书童;到了开蒙的年岁没有先生教导,更不能去国子监上学……如此种种忽视与不公,叶知礼给出的理由都是他身子弱要静养。

大部分人对内中缘由心知肚明,只有叶妄当真信了。

他被司天台挑中给永安王冲喜,与什么命格无关,只是因为只要他在一日,这国公世子的位置,就不能名正言顺地落到叶妄的头上。所以他便成了与永安王命格相合的“贵人”。

而这些,叶妄也不知道。

他这样的性子说不上好或者不好,父母所作之事他不知情,更怨不得他。

但叶云亭早慧,这些年在府中见多了厚此薄彼,听多了或同情或嘲讽的冷言冷语,要说心中毫无怨怼也不可能。他只能选择主动避开。

只是没想到叶妄会追到王府来。

“叶知礼精明一世,怎么就偏偏就在选继承人上瞎了眼?捧着鱼目当珍珠……”李凤岐没错过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黯然,嗤了一声,道“倒是便宜我了。”

他这话说得顺畅自然,但细品,却又能品出几分暧昧。

两人如今性命相连同舟共济,生死尚且难料,都默契地没有提及婚事,以免双方尴尬。但李凤岐这一句话,却是第一次把这桩婚事提到了明面上,语气隐约还有些满意。

叶云亭拿不准他说这话的用意,只能沉默以对。

闲着无事的季廉又跑到外面去听叶妄叫嚷,听上一会儿,便气得鼻歪脸斜回来转述给叶云亭听“他是翻来覆去就只会那两句话么?少爷若真是攀了高枝儿,这会儿我早出去拿洗碗布将他的嘴堵上了,还轮得到他嚣张?”

“季廉。”叶云亭晃着茶杯的手一顿,瞥了对面的李凤岐一眼,见他神色并无不虞,方才转向季廉道“明知道听了要生气,你还去听什么?”

季廉张了张嘴,想说他就是气不过。但想想自家少爷的性子,到底还是老实闭了嘴“知道了,我不去便是了。”

但他们不出去,门口的守卫却受不住叶妄撒泼了。

人赶也不敢赶,去国公府报信的人说齐国公与夫人不在府上,府里的管事下人没人敢管这小霸王,只能派人去寻齐国公回来主事。但等寻到人,还不知要等到何时去。

守卫怕他再在门口这么叫嚷下去,引来附近百姓看热闹,将事情闹大。那这王府内的情形势必会泄露出去,到时候他们更要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是以守卫只能来请叶云亭。

“叶妄来找我?”叶云亭听见通报,已经提前躺在了罗汉床上,他怀里揣着汤婆子,面上却一副病恹恹的姿态“我病还没好,也不便见人。你们叫他回去吧。”

守卫为难“可叶二公子无论如何不肯走。”

叶云亭蹙起长眉,比他更为难“也罢,那你便让他进来吧,我与他说几句话,劝他回去。”

“这……这怕是不合适。”

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。”叶云亭也来了脾气,他咳了两声,沉着脸道“那便让他在外面嚷嚷吧,我还病着,哪有心力去管他。”

说罢侧过身子,背对着守卫,以动作表示自己要休息了。

守卫见状心里一急,说话便有些不客气了“王妃若是放任叶二公子在门口叫嚷,这事情闹大了,圣上恐会怪罪。”

他这话说得毫不留情,就差指着鼻子让叶云亭认清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了。

叶云亭猛地坐起身来,敢怒不敢言地瞪着他。他胸膛起伏片刻,又掩着唇咳嗽了两声,一副屈辱神色“我与你去便是,只是别等我到了门口,又说什么不许出去。”

守卫听这话神情迟疑了一下,但转念又觉得不可能就让人站在门口说话。只能勉强点头道“王妃请吧。”

叶云亭这才在季廉的伺候下穿好鞋袜衣袍,随着守卫往外走去。

出门前他回头看李凤岐一眼,眼睛清亮,如有神光。

叶云亭被季廉搀着到了门口,两人自一旁的偏门出去,就见叶妄站在门口,似乎是骂累了,身边的小厮在不停给他顺气。

他今日穿了一件藏青色窄袖圆领袍,腰佩美玉,头戴银冠,虽然才十六岁,但身量比叶云亭还要长一些,容貌随了殷夫人,英气中透着几分艳色。

若不是他叉着腰一副霸王样,嘴里还在骂骂咧咧,光瞧外貌,倒也是个俊秀少年郎。

叶云亭瞧着他,心思转了几转,陡然想起了什么,上前两步,声音温和道“守卫通传,说你寻我?”

他骤然出声,没防备的叶妄被吓得一蹦,旋即立刻压下惊色,仰着下巴瞧向他“你总算肯出来了。”

说完见他面如白雪,似有病色,又迟疑道“你病了?”

叶云亭“前日受凉染了风寒未愈。”

叶妄皱眉不满道“既然病了,还出来做什么?我送你进去。我只是有些话要问你,在屋里说也成。”

“不必了,”叶云亭拦下他,笑容温和“王爷在病中,不喜吵闹。”他目光逡巡一圈,朝着停在门口的马车走去“那是你的马车?有什么话在马车上说吧。”

叶妄极少见他对自己这么笑过,他愣了愣,哼哼不肯挪地“永安王府就是这么待客的?我怎么说也是永安王的小舅子,到了王府大门口,竟然连口热茶也没有吗?”

叶云亭转身瞧他,眉目间似有些无奈,却还是笑着道“今日是有些待客不周,待我病好了,再择日请你来做客如何?”

叶妄本就是借机抱怨两句,这样类似的抱怨他在叶云亭面前说得多了去了,但从前叶云亭要么当没听见,要么就是敷衍应两声。

但今日他不仅对自己笑了,还说改日要请自己过府做客。

叶妄仰着下巴,心说想请我做客的人海了去了,来不来还得看小爷心情。

他老实跟着叶云亭上了马车。

叶二公子的马车自然也是极宽敞舒适的,马车置了暖炉和熏香,帘子放下来后,外头也看不见里边情形,叶云亭稍微满意。

他将计就计演了一场戏,本是准备借着这个机会利用叶妄暂时离开王府,好去给李凤岐的人送信。但瞧见叶妄后,他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来,若是叶妄能配合,或许能帮李凤岐将密信送到北疆去。

作者有话要说77老的瞎,小的傻,国公府迟早药丸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来啦~

改了一下更新时间,暂时改到晚上十点吧。等国庆这波忙完了,再改个早点的时间更新3

抽100个红包!

感谢在2020100323:11:05~2020100421:53: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苏白2个;离恨恰如春草、盛十五仔、傲骨熬汤、sakura、沂兮、无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松月的猫20瓶;君无嬴、沂兮、adversary10瓶;妈妈的好大儿、叶子5瓶;小新粗眉默4瓶;su430672342瓶;沫|雅轩、雪雪、落日余晖、29978913、抹茶、秋草花语、江湖百晓生、一席山月、依月雪、rob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