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10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李凤岐是习武之人,本身火气就旺。今晚又泡过药浴,药材的热性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,让他如同一个天然的火炉,吸引着人靠近。叶云亭迷迷糊糊中循着暖意贴在他身边,裹着被子像个小蚕蛹一样偎在他身侧。他的身体侧向李凤岐的胸膛,额头恰好抵在李凤岐的肩膀处。

两人之间,仅有两床被褥隔着。李凤岐甚至能感受到到从他鼻端呼出的微凉气息。

这样亲昵的姿态,叫一向不喜与人接触的李凤岐下意识躲避,他绷紧下颌,眼睛瞥着叶云亭,手臂运力,试图拉开一些距离。

然而他一动,被褥间就有了空隙。冷冽寒意顺着被褥空隙钻进去,冻得熟睡的叶云亭微微打了个哆嗦。他皱眉含糊地咕哝了两声,卷着被子又往李凤岐身边挤。等凑近挨近之后,大约还是觉得不暖和,又弓起脊背,冰凉的手脚胡乱往李凤岐的被窝里伸。

李凤岐的被窝里自然是暖和的,他先是手脚伸了过去,觉着暖意后,整个人便都拱了进去,直到贴着暖呼呼的身体,方才心满意足地睡了。

他睡觉倒也安静,寻到了热源之后,就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弹了。

独留李凤岐僵着身体备受煎熬。

贴过来的身体带着些微凉意,偶尔相触的肌肤更是滑腻温凉,如同一块上好冷玉,光滑细腻,触手冰凉,被他捂在怀里,逐渐染上他的体温。

李凤岐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闭上眼睛,忽略那旖旎暧昧的错觉。

……

叶云亭前所未有地睡了个好觉。

他有体寒的毛病,每到冬日里手脚总是冰凉。从前在国公府时,季廉总会给他暖两个汤婆子放在被褥里,睡觉时他脚下暖着一个,怀里揣着一个,便能一夜好眠。

但自从来了王府之后,天气一日比一日冷,汤婆子没了不说,为了瞒天过海,他还故意受冻染了风寒,这短短几日里,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
唯有昨晚他难得睡得香甜。

叶云亭自美梦中醒来,惬意地叹了一口气,方才自暖和的被窝里探出头,想看看是什么时辰了。若是还早,他大可再多睡一会儿。

只是这一动,却碰到了具热乎的身体。

“!!!”

叶云亭一惊,混沌的思绪顿时便清明了。他瞪大了眼睛,惊恐地侧过脸,恰与察觉动静看过来的李凤岐视线撞了个正着。

李凤岐定定看他几息,表情变幻莫测“醒了?”

“……?”叶云亭迟缓地眨眨眼,睫羽似蝶翅战栗,他瞅瞅李凤岐,余光再偷偷往左边一瞥,待看见另一边空了大半的床榻,以及卷做一堆的被褥时,白生生的耳朵便染了火辣辣的红。

他蜷了蜷脚趾,身体小心地往后退了一些,眼睛左右乱飘,尴尬地笑了笑“醒了。”

李凤岐看着他染了红的耳朵,和四处游移不敢与他对视的眼睛,大半夜未眠堵在胸口的郁气便尽数散了。他“嗯”了一声,好整以暇地瞧着叶云亭,缓缓开了口“那就劳烦大公子给我拿一套干净中衣来。”

“怎么要更衣?”叶云亭下意识问。

明明昨晚泡完药浴时换了干净中衣。

李凤岐凝着他,似笑非笑“两人一起睡有些热,出了汗。”

昨晚叶云亭刚拱进他的被窝时,身上凉冰冰很是舒服,倒是正好解了热。但后头时间长了,叶云亭身上越来越暖和,反而是李凤岐受药力影响,身体很有些躁热,煎熬半夜,出了满身的汗。

本是随口一问,没想到得到的答案叫人无地自容。叶云亭这回连脸颊都红了,受惊一般从床上弹起来,匆匆套上鞋子就往外跑“我这就去给你拿。”

季廉听见动静从外间抬头来看,见他就穿一身中衣站在衣柜前胡乱翻找,便忍不住念叨起来“少爷你病还未好,怎么又不披外袍乱跑?!”

叶云亭头也未抬“知道了知道了,马上就穿。”

他借着衣柜的遮挡,用冰凉的手给滚烫的脸颊降温。

李凤岐好意将床榻分他一半,结果他却得寸进尺钻了人家的被窝,实在是太过逾越了。

再一联想到两人名义上的关系,更觉得尴尬至极。

虽然雕花大床很舒服,但他今晚还是在罗汉床上睡吧!

捧着中衣磨磨蹭蹭地回去,叶云亭将中衣递给李凤岐,抿了抿唇,还是垂着眼眸解释道“我睡相不太好,昨晚的事王爷莫要介怀。”

李凤岐接过中衣,瞧他一眼,眉尾微不可查地动了动“天气冷,屋里又没有炭火。你若怕冷,想与我挤一挤也无妨。”

叶云亭闻言,心说我也不是想与你挤一挤,只是睡着了无意所为。

但转而想到那暖烘烘的被窝,又不得不屈服了,罢了,若是可以,还是很想挤一挤的,毕竟真的很暖和。

不过他也就是心中想一想罢了,嘴上还是道“我风寒未愈,今晚还是去外间和季廉挤一挤吧,免得将病气过给了王爷。”

李凤岐闻言眉尾轻挑,抬眸瞧他一眼,却到底没有再多言。

……

一夜好眠之后,叶云亭的风寒已然好了许多。

但对外他还是得装得病恹恹的,一碗接着一碗喝药。好在要如此遭罪的并不是他一人,李凤岐也要同他一起喝药——除了三日一次的药浴,他还要每日三次内服汤药。

季廉为了掩人耳目,两人的药都是混在一处煎,是以两人喝药也是一起喝。

每次叶云亭被苦涩汤药折磨地作呕时,再看看李凤岐面不改色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灌下去,就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难了。

毕竟永安王的汤药闻着味儿都觉着比他的苦。

如此过了两日,叶云亭的风寒几乎大好,只是身体到底还是受了损,脸色看着依旧白惨惨的,没有半点血色。

这日饭后,叶云亭裹着厚实的棉袍,怀里揣着季廉托婢女买回来的汤婆子,与李凤岐商议如何将上京讯息尽快传往北疆。

叶云亭一直惦记着昏迷那日的梦境,并且怀疑那曾是上一世真实发生过的事情。所以自病愈之后,便一直思索着如何避免惨剧发生。

因为他染病需要抓药,季廉被允许五日出入一次王府。如今已经过去了三日,后天季廉便可以再出府一趟,届时他便可以同李凤岐的人取得联系,让他们想办法尽快将密信送往北疆。

但如今难就难在,李踪防范甚深,已经暗中切断了所有能往北疆送信的渠道。李凤岐的人很可能根本寻不到机会去送信,又或者等密信送出去时,已经迟了。

叶云亭总觉得不能一味地被动等待,他们得想办法避开皇帝耳目,尽快将信送出去。

“京畿三州隶属云容都督府,各路关口驿站都是李踪亲信,此时去往北疆的道上必定关卡重重,我的人很难瞒过他的耳目。”李凤岐手指划过舆图上陆、冀、中三州,语气微沉“若是冒险派人乔装打扮,自中州转道樊州,再经加黎州往西遇州去,倒是可行,但绕道路途遥远,时间会多出一半有余。”

“迟则生变。”叶云亭盯着舆图沉思“没有法子瞒过李踪耳目吗?”

李凤岐摇摇头,虎落平阳被犬欺。若是有法子,他的信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未送出去。

叶云亭单手撑着下颌,拧眉陷入焦灼之中。

倒是沏茶的李凤岐忽然侧耳,听了一阵后,面色古怪道“外面似有人在叫你。”

那声音中气十足,穿透重重屋檐,传到了李凤岐耳朵里。

“谁叫我?”叶云亭疑惑。

他探头唤外头的季廉“可有人唤我?”

季廉闻言侧耳听了听,竟仿佛当真有人在叫少爷的名字,他说了一句“我出去看看”,便推门去了外头。

到了院子外面,那叫喊的声音便愈发清晰,一声声叫着“叶云亭你给我出来”“你当了王妃便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了,竟连家也不回”云云。

季廉越听脸色越古怪,这声音……像是二公子叶妄的。

国公府的二公子叶妄,自小骄纵顽劣,被殷夫人千娇万宠地捧在手心长大,如今十六岁,已经是这上京城里赫赫有名的纨绔子了。斗鸡走狗,青楼酒肆,没有他不干的事,没有他不敢去的地儿。

二公子叶妄与大公子叶云亭,在国公府里硬生生活成了两个极端。

叶妄正应了他的名字,仗着国公府与殷家的势,活得胆大妄为;而叶云亭偏居国公府一隅,无人问津,连国公府的大门都未出过几回。

但偏偏这位骄纵任性的二公子,从知道他还有个大哥之后,便常常喜欢来寻叶云亭的晦气。

叶云亭脾气好,也不欲得罪他惹麻烦。从前在府里时,每每遇见他来寻麻烦,都只顺着他。但每每这时,叶妄总是更加恼怒,莫名其妙地发一通脾气后,便怒气冲冲地离开。

待下一回再来,又会再如此重复一遍。周而复始,乐此不疲。

季廉还以为来了王府,总算可以躲开这尊瘟神,但没想到叶二公子如此胆大妄为,竟然闹到了王府大门口来。

作者有话要说亭亭(满脸正直)有机会再一起睡觉。

77?

——————

久等啦,国庆期间事情有点多,没法很准时更新,不好意思鸭。

抽100个红包叭!

感谢在2020100220:47:18~2020100323:11: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1个;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87660937个;桃小春、雨希2个;深水翻车鱼、暮声、漂亮你个南波兔、你的红眼尾、沐雩不是木鱼、傲骨熬汤、熬夜等更脱发问题青年、盛十五仔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茶渡清欢29瓶;七啊七28瓶;清歌攬月10瓶;bet、漂亮你个南波兔6瓶;离烟5瓶;抹茶、如沐春光2瓶;景炎、飞天少女猪、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、rob、落日余晖、20060297、44891907、玄冥星、su43067234、依月雪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