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7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叶云亭躺在罗汉床上,默默盘算着下一步该如何做才能叫守卫同意放季廉出去,只是先前一番大闹实在太费精力,他头晕目眩,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
等再醒来时,已经是半夜。

季廉趴在榻边,听见他的动静迷迷糊糊抬起头,低声询问“少爷你好些了吗?要不要喝点水?”

“白日里那些守卫都什么反应?”叶云亭摸黑坐起身,捏了捏鼻梁,嗓子嘶哑的厉害。

“他们还是说什么都不肯放行。”季廉道“我没办法,又给那两个婢女塞了些银钱,倒是问出了些消息。那婢女说,上头交代过,只要不是关乎性命的大事,她们均可不予理会。”

那两个婢女的嘴没有守卫严实,心肠也要软些,加上先前季廉就打点过。这回大约是看他实在着急上火,这才又透露了一点消息。说是叶云亭的模样看着也还好,就是她们往上报了,也不会有人理会。还反过来劝季廉,与其白费功夫去求守卫放行,不如好好照顾自家主子。

叶云亭闻言沉思了片刻“房里可还有水?”

“有的。”季廉不知他忽然问这个做什么,但还是道“下午方才提了两桶。”

叶云亭昏睡了一个下午,他怕醒了后他想擦擦身子,便备好了水。

“你去将水提来。”叶云亭吩咐了一句,便侧身开始解衣带。

季廉提着水过来,就见他手中抱着一团衣物,上身赤着,身上只穿了一条亵裤。

他将水放下,不解道“少爷是想沐浴?眼下没有热水,还是就用布巾擦擦吧。用凉水怕染风寒。”

叶云亭却摇摇头,将脱下来的衣裳浸入水桶之中,确定全都浸透了水之后,方才捞起来略拧了拧,便要将**的衣裳往身上套。

季廉见状差点蹦起来,伸手去拦他“少爷你做什么?!”

哪有人把湿衣裳往身上套的?

“嘘。”叶云亭按住他的手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示意他动静小些“我若不真得一场风寒,怕是难以瞒天过海。”

听婢女那话里的意思,多半是只要他不死不出这王府,其余诸事都不会理会。

他要想让季廉有借口出去,便只有生一场大病。届时那些守卫看到他的病态,必定不敢担这个责任,要么往上报,宫里派医官来查看;要么网开一面叫季廉出去请大夫。

无论哪一种,季廉都有机会借口抓药离开王府。

秋日里夜深露寒,湿透的衣裳裹在身上,叶云亭很快便冻得脸色苍白,嘴唇发颤。

他将湿衣裳裹紧,靠着冰凉的墙角坐下,哑声吩咐季廉“把水桶提出去,地上的水渍也都擦干。明日我若当真能染上风寒大病一场,你便去守卫那里闹,务必要叫他们知道我病得快死了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季廉抽抽鼻子蹲在他面前,又是心疼又是担忧“可他们要是当真不管,少爷你病坏了身子可怎么办?”

叶云亭勉强笑了笑,脸色惨白,眼神却果决凌厉“既然是赌,总难免有失败的风险。”

他其实也没有十成十的把握,但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放在他面前,他不可能坐以待毙。

他与李凤岐生死绑在一处,李凤岐脱了困,他也就出了死局。况且,有了眼下共度难关的情谊,李凤岐日后登基,总会多念几分情分。

叶云亭抱紧胳膊,牙齿克制不住地打颤“你去睡吧,我在这儿坐一宿。”

如此情形,季廉怎么可能睡得着,他坐在叶云亭对面,眼也不眨地盯着他“我守着少爷。”

见他不肯睡,叶云亭也顾不上他了。他实在冷得很,整个人都倦怠下来,双手抱膝,头枕在手臂上,紧紧缩成一团。彻骨的寒意从身体表面浸透到骨子里,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凝滞下来,环着膝的手臂白得吓人,手背已经冻成了乌青色。

这一夜过得极其漫长。

叶云亭极力撑着昏沉的意识,到了后半夜,感觉湿透的衣裳快要被身体捂干,又叫季廉将衣服拿去浸了一道水。

季廉眼眶鼻头都是红的,却只能按照他的吩咐去做。

等到天边终于泛起一丝鱼肚白时,强撑的叶云亭终于倒了下去。

他额头布满冷汗,唇色白中泛青,两颊和脖颈都泛着异样的红潮。

季廉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发觉烫得吓人。他强忍着更咽,给他将湿衣裳换下藏好。才一脸惊慌地推开房门往大门口跑去。

叶云亭发热生病是真的,他的担忧也是真的。

神情比昨日又惶急许多。

门口守卫昨日被他闹得不耐,本不欲理会,但季廉发了狠,将大门敲得震响“开门开门,我要去找大夫。若是我家少爷出了事,你们担待得起吗?!”

他力气本来就大,如今又发了狠。坚硬的红漆大门被他敲得震动不停。

两个守卫面面相觑,其中一个道“看这样子,像是真病得不轻,要不还是去看看吧?”

主子只交代了他们把人看好,可没说要把人弄死。

季廉到底带了一个守卫前去查看情况。

守卫跟着过去,本来以为也就是跟昨日一样疯疯癫癫,谁知道跟过去一看,却见叶云亭躺在榻上人事不省,一张脸烧得通红。他试探着伸手触了一下额头,烫得吓人。

季廉道“我家少爷昨日伤了神,晚上又受了风,一早人就不清醒了。只求你们行行好,让我去请个大夫。再不行,你们帮忙请个医官来也看看也成。”他抹了一把眼泪道“我家少爷好歹也是国公府的公子,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,我就是拼了这条命,也要给我家少爷讨个公道!”

他恨恨骂道“说是圣上亲封的王妃,但我看在这王府里,比那刑部大牢的囚犯还不如!”

那守卫闻言眉心一跳,踌躇一瞬,到底不敢松口放人出去,只道“我会请医官来。”说完便大步离开。

季廉见人走了,用袖子抹干了眼泪,又去拿了湿帕子给叶云亭搭在额头降温。

少爷吩咐的他都照做了,剩下便只能等。

他睁大了眼守在叶云亭身侧,时不时抬袖子抹一抹眼睛。

也不知枯坐了多久,里间的李凤岐忽然出声唤他过去。季廉看了一眼叶云亭,才磨磨蹭蹭地起身往里间去。

“你家少爷怎么样了?”李凤岐的脸色也不太好看,眼下挂着浓重的青影。昨晚外间的动静当然瞒不过他。叶云亭撑了一夜,他也跟着熬了一夜。

他没想到叶云亭对自己这么狠。

昨夜听着外间的动静,他一度想要阻止,却又忍住了。

他知道叶云亭是对的。

李踪虽然行事不循常理,但他从来不傻。更别说他身边还有崔僖和韩蝉二人,这两个都是成了精的狐狸,心思比上京城的胡同还要深还要绕。

装病和真大病一场,显然是后者更有取信度,也更稳妥。

李凤岐心里叹了一口气,想起神情温和给他喂粥的青年,多少觉得愧疚。

叶云亭才十九岁,尚未弱冠。若不是因他牵连,也不至于对自己下如此狠手。

“少爷烧得厉害,那守卫已经答应去请医官了。”季廉强忍着更咽道。

“你好好守着他,医官应当不久便会到。”李凤岐见他双眼浮肿通红,一副没了主心骨的模样,给他吃了一粒定心丸。

季廉“嗯”了一声,又回外间去守着叶云亭。

而李凤岐猜得果然没错,不过半个时辰,医官便到了。而且还是崔僖亲自带着人来的。

他拢着手站在榻前,垂眸俯视着陷入昏迷的叶云亭,一时竟也拿不准自己是不是错看了人。

下面的人回禀说,叶云亭昨日发了疯之后,今日便一病不起,瞧着十分吓人,恐有性命之忧。

他原本笃定对方是装疯卖傻有所图谋,好奇之下才亲自来瞧一眼。

可真见到了人,见他烧得人事不省,又不确定了。

瞧着竟是真病了,还病得不轻。

崔僖敛下眼中深思,朝一旁候命的医官道“陈医官给瞧瞧吧。”

陈医官这才放下药箱上前,给叶云亭诊治。望闻问切查看一番后,他方才躬身回道“王妃这是心中郁结,风邪入体所致。”

“可有大碍?”

陈医官犹豫了一瞬,还是如实道“这温病来势汹汹,臣只能开些辛散药物助其发汗退热,主要还得看王妃自己能不能熬过去。若是熬过去了,吃几副药,调养一阵也就无碍了。”

“那便开药吧。”这陈医官绝不可能帮着掩盖,他既然说凶险,便是人当真病得不轻。

崔僖心中疑虑也渐渐打消了。

陈医官很快写好了药方“来的匆忙,诸多药材都未带上——”

“我去抓药!”一旁候着的季廉连忙出声道“我跑得快,很快就能把药抓回来。”

崔僖瞥他一眼,见他双眼红肿,神色惶惶,没有多想,摆了摆手放行。

季廉见状一躬身,从陈医官手中接过药方,便急忙忙出了府。

崔僖看一眼叶云亭,吩咐陈医官照看着些,便往里间去看李凤岐。

榻上的李凤岐闭着眼,似对外间的动静毫不关心。

打量一番周遭的环境,崔僖缓声道“王妃这两日倒是将王爷照顾的不错。如今人病了,王爷怎么也不关怀几句?”

李凤岐倏而睁眼,冷漠凝着他,神色不愉“本王的事,何时轮得到你置喙?”

“王爷倒还是跟从前一样。”崔僖对他的态度不以为意。

狼王就是没了利爪,骨子里的高傲却不会减半分。

况且永安王素来冷面冷心,也就是对曾经皇帝有几分爱护之情。叶云亭虽照顾了他两日,但他才遭皇帝算计受尽屈辱。对一个被塞来羞辱他的男人关怀备至那才不对劲。

崔僖彻底打消了疑虑,也不欲多做口舌之争。转身出去,带着自己的人回了宫里复命。

而此时,终于踏出王府大门的季廉,按照叶云亭交代他的地址去取药。

作者有话要说谁是鸟

亭亭舍不得自己套不着鸟。

77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来晚了,抽100个红包!

感谢在2020092923:52:55~2020093022:00: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敌嘤嘤怪2个;傲骨熬汤、桃小春、俊紫?、小襭、占尽风情向小园、沐雩不是木鱼、星辰皎月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黎隐伊64瓶;夏如蔷薇60瓶;云起56瓶;帅的雅典娜30瓶;彼岸花开22瓶;余清忱20瓶;漂流瓶装着回忆、时修、漓笙、葱花ai小鱼、沐雩不是木鱼、礼那、乔玉骨、照月10瓶;啦啦啦啦啦6瓶;叶子、多少英雄只废丘、墨雪、熏米、lqiao~5瓶;auroraln、l。。4瓶;西江月、lg、长风引3瓶;居老师2瓶;阿凝、玄冥星、44891907、rob、小菊花、是梦酥酱吖、依月雪、小九不卖萌、袖妹子、醉贞、su43067234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