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6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吃完了早饭,叶云亭便和季廉商量着,再将王府仔细翻找一遍,说不定能找出些遗漏的值钱物件,到时候拿出去换点银钱,不仅能买米粮,还能打点一下婢女守卫,换些消息。

主仆两人分头行动,一个往前院找,一个往后院找。

叶云亭去的是后院,他一间房一间房地找过去,才发现这偌大王府竟然当真是空落落什么也没有。

倒也不是说被搜刮的干净,而是看其中陈设,怕是原本就没有多少物件。

像齐国公府府里,别说正经主子住的院子了,就是几个姨娘住的院子十分精致。雕梁画栋,奇珍异草,数不胜数。虽不至于奢靡无度,但也绝不寻常。

他原本以为以永安王的权势地位,这王府至少该比齐国公府更加奢靡一些。

没想到却是他想多了。

这偌大后院,除了正院里有些人气儿之外,竟然尽是空落落没住人的模样。

他倒是有耳闻老王爷与老王妃十分恩爱,终其一生未曾纳妾。即使老王妃子嗣艰难,最后只得了一个儿子,老王爷也没再纳新人进府。

只是老王爷在时后院空置还能说得过去,他没想到李凤岐接管王府这些年,这后院竟然也一直空着没住人。

他感慨了两声,把最后两间房也找了一遍。

结果依然是一无所获。

没住人的空院落,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值钱物件。

叶云亭两手空空地溜达到前院去和季廉会和,准备看看他那儿有没有收获。好在季廉还是有些收获的,他宝贝似的捧着一堆纸墨笔砚过来,看见叶云亭后又从怀里掏出一块砚台来,邀功道“少爷你快看看这个,我看二公子那儿也有这么一块砚台,应当能值些银子吧?”

这砚台巴掌大小,四角圆润,上面雕了几朵摇曳的、将开未开的莲花与荷叶,中间研墨的部位恰似一汪水池,隐约还有泛着浅浅金色微光,莲花摇曳其上,正好应了一句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莲而不妖”。

“这是莲台砚。”叶云亭一眼就认出了这砚台的来历。

他平日在府中无聊,便以读书习字为乐,对纸墨笔砚都颇有研究。这莲台砚是上京最受追捧的大师所雕刻,一共只有两方,其中一方在齐国公府里收着,后来在叶妄去国子监时,被叶知礼取出来给了叶妄。

另一方倒是不知去处,没想到竟然会在王府里。

他的手指轻轻抚过砚台,指腹下触感光滑,他着迷地摩挲了几下,目露不舍“这么好的砚台……”

季廉见状立刻接话道“这么好的砚台肯定特别值钱!”

“……”叶云亭顿时更住,默了默道“罢了,再好的砚台,也得有命用才行。”说完将砚台塞回季廉怀中,当先走在前头,免得看见砚台又舍不得“先试试看能不能出府吧。”

他转头打量着四周,总觉得他们这两日实在太过顺利。

以王府里如今的情形,皇帝当真会让他们随意出入行动吗?

叶云亭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。

两人走到王府侧门,才刚推开门,便有两人挡在了门口,目光冷冽地望着他们“此处不可出入,王妃请回。”

叶云亭和季廉都被忽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,叶云亭迅速扫了一眼两人的腰牌,没有多言便拉着季廉退了回去。

走远之后,季廉方才小声道“昨日侧门我没有发现有人守着。”

他当时还推开门看过,外面巷子安静的很,除了两个乞丐外,并没有其他人。

“这两个守卫是神策军。”叶云亭回忆两人腰间悬挂的腰牌,又想起一瞥时墙角的两个乞丐,问道“那你昨日有看到那两个乞丐么?”

季廉点头“有,他们昨日也在那儿。”

叶云亭思索着道“那两个乞丐看起来不太对劲。”

虽然穿着打扮一副落魄邋遢的模样,但身形却十分魁梧健壮,即便对方已经极力蜷缩身体掩饰了,但那鼓囊囊的腱子肉还是藏不住,而且叶云亭眼尖,一眼便注意到对方搭在膝盖的手上,指甲缝隙里都干干净净,没有半点污垢。

哪里有如此健壮又干净的乞丐?

叶云亭猜测这多半也是神策军乔装而成。只是他想不通,王府都败落成这样了,还有什么必要乔装打扮、一明一暗地特意守着?

思绪数转间,叶云亭已经拉着季廉回了正院。

他将一堆笔墨纸砚抱回里屋放在桌子上,又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那方莲台砚单独放在一边,方才同李凤岐说起侧门的发现。

李凤岐耳朵在听他说话,眼睛却盯着那方砚台,眉头微挑“今日去前院了?”

叶云亭循着他的目光看去,正看见那方莲台砚,他迟缓地眨了眨眼睛,忽然后知后觉地反应起来,这些东西的主人,正躺在自己面前。

他脸颊微微发热,努力维持着镇定道“嗯,本是想和季廉去找点物件拿去换些银钱买米粮。没想到在侧门被拦了下来。”

李凤岐瞥他一眼,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“你喜欢那方砚台?”

叶云亭听出他话里的揶揄,不由更加面红耳赤,难为情地点了点头,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。他肤色白皙,稍微一有绯色便格外明显,藏也藏不住,眼下更是连脖子都红透了,根本不敢抬眼去看李凤岐。

也是他太不把李凤岐当外人了,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自顾自做了决定。就算永安王如今落魄失势,他如此行事也有些过了。

叶云亭讷讷不知如何解释,一双眼睛如沁了水,东飘西荡地就是不敢直视李凤岐。

“既然喜欢,那便留着自己用吧。何必卖了。这莲台砚拢共也只有两方,若是卖了,以后有钱恐怕也买不到。”李凤岐看着他面红耳赤不知所措的模样心情甚好,终于大发慈悲地放过了他“至于银钱总会有的,况且眼下还用不上,不必急于一时。”

叶云亭闻言终于敢去看他,恰看见他唇边没来及收敛的笑意,一时愣了愣,紧接着便反应过来是自己入了套,被他牵着走了。

他脸上的绯色还没褪,眼里无措慌乱却已经敛了起来,清了清嗓子,正色道“那就云亭就先谢过王爷割爱了。”

李凤岐含笑摇头,下巴朝榻边点了点,示意他坐下说话“过来,我与你说几件要紧事。”

叶云亭才被他戏弄过,闻言立即警惕地打量着他,怕他再捉弄自己。狐疑地看了几眼,见他似是真有正事要说,方才坐了过去。

李凤岐等他坐好,方才不紧不慢地开了口“你既入了王府,此后便与我生死相连。”

叶云亭与他对视,微微颔首。

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实。

“既然如此,你昨日问我的问题,我今日重新回答你一遍。”李凤岐直视着他,缓缓道“银钱我有,人手亦有。但他们都是熟面孔,一旦在上京露面,恐怕就会被李踪暗地诛杀。所以我尚缺一人替我在中间传递消息。”

叶云亭没想到他会忽然摊牌,神色微诧“王爷说的那个人,是……我?”

昨日他曾经试探过李凤岐,问他可知这府里还有哪里藏着值钱物件。表面上是问物件,实则是在试探他到底有没有后手。

但李凤岐告诉他没有。

叶云亭便知道这是李凤岐不信他。他虽然想上永安王这条大船,但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想着与他多处一段时间,展现出自己的诚意后,李凤岐那时总会信他。

但他没想到,这一日会来得这么快。

李凤岐看出了他眼中的讶异,也不吝于给他解释缘由“我手中能用的人不多,你很聪明,是个很好的合作对象。”

若是没有叶云亭,他自然也有办法摆脱困境。

但这样终究会多浪费不少时间,昨日听了五更的汇报之后,他猜测李踪多半有心对玄甲军动手,才叫五更尽快把消息送出去,以免朱闻等人心急入套。但如今时局艰难,五更何时能把消息送出去尚且未知。而李踪既然已经动了心思,动手之日必定不会太久。

要想打破李踪的计划,唯有他尽快解毒露面人前,杀李踪一个措手不及。李踪现下毫不遮掩的张狂,皆是因为笃定他筋脉尽断必死无疑。一旦他解了毒,李踪知道他一时半会死不了,明面上又不能动手杀他,计划必定会被全盘打乱,待他手忙脚乱之时自然也就顾不上北疆的玄甲军了。

眼下他唯一的困境便是如何拿到药。

这月余来,李踪并未让医官给他医治,每每医官来了都只是把脉确认他的身体状况,保证他能在该死的时候再死,其余诸事一概不管。

但李凤岐常年在军中,对医术亦有钻研。

所中的毒虽然一时半会儿解不了,但他却想到了个以毒攻毒的法子,有一半的可能能暂时压制体内毒性。

只是如今要配齐药材却不是那么容易。李踪盼着他死,绝不可能让他有翻身的机会。若是让李踪的人知道他在配药解毒,说不得会激得李踪狗急跳墙。

而按叶云亭所说侧门情形,昨日五更夜探王府,崔僖多半已经有所察觉,现下王府里必定已经布好了天罗地网,只要五更再来一回,多半就难以脱身。

所以五更决不能再来。

他只能再寻取药之人。这个人必须是信得过的、且不会引起疑心之人。

叶云亭是目前能找到的最好人选。

叶云亭心绪起伏,一双深黑的眼睛如点燃的烛火“我必不会叫王爷失望。”

“我已经叫人往荣阳去给老王妃送信,她接到信后,应该会赶回上京。届时我们都能喘一口气。但是——”李凤岐顿了一顿,看着叶云亭道“……若只有老王妃出面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”他眉眼沉肃,语气凝重“所以,我必须要尽快好起来。”

叶云亭一愣“可你的毒……”

“我已想到办法压制,如今只差药材。”李凤岐道。

叶云亭与他对视片刻,明白了他的意思“王爷的意思是,叫我去拿药?”他迟疑着道“可我连王府大门都出不去。”

“所以,我需要你配合演一场戏。”

李凤岐目光沉沉凝着他,缓缓将计划和盘托出。

叶云亭却越听越心惊,李凤岐的计划,每一步都是在赌。

他深吸一口气,仍然平复不了激烈心跳。

“你若是不敢,我也不勉强你,会另想法子。”李凤岐道。

“我去。”叶云亭长出一口气,直视着他“事成之后,只望王爷莫要忘了今日。”

既然早知自己入得是死局,要想破局求生,总是要付出些代价。

叶云亭心中有了决断,当下神色一变,将桌子一掀,怒声道“王爷,你如今瘫痪在床,我敬你是北昭英雄,方才尽心尽力照看你,你莫要欺人太甚!”

他入戏太快,掀桌子又用上了十成力道,脸颊眼睛都被怒气染红。

“本王不需要你的怜悯!”李凤岐也不遑多让,冷笑一声,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“滚”字。

他似怒极了,拼尽全力将床上软枕推到地上,又吼了一声“给我滚!”

里头的动静太大,外间的季廉被吓了一跳,急急忙忙进去查看,却正迎上怒气冲冲往外走的叶云亭,他一边走一边怒骂李凤岐,似要将这两日受得气都发泄出来。

季廉跟在他后面,想劝又不知从何劝起“这是怎么了?”刚才不好好的吗?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?

而且他从来没见少爷发过这么大的脾气。

叶云亭冷笑一声,拉着他道“我们回国公府去,他要死可别拉上我们。”

说完就拉着季廉气冲冲往大门走去。

季廉不明情况,见状只能一脸担忧地跟上他。

倒是守在院子里的两个婢女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待叶云亭二人走远后,其中一个便悄悄出了院子。

这边,叶云亭拉着季廉到了大门跟前,便不管不顾地要离开王府回国公府去。

外头的守卫自然不可能让他出去,他却似受了天大的屈辱一般,不管不顾直接就在门口闹起来,嘴里还嚷嚷着“让我回去,永安王都让我滚了,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走?他死便死了,我才不要给他陪葬!”

他神态疯癫,喊得声嘶力竭。

两个守卫见状连忙将他压住拖回府内,又将大门紧紧关住,隔绝了里头的动静。

叶云亭还在不管不顾地闹腾“放开我,我要回国公府去。”他似终于承受不住一般的崩溃大哭“我是国公府大公子,将来要请封世子的,我不想死,你们放我回去!放我回去!”

旁边的季廉已经吓懵了,一边将站立不住直往地下滑的叶云亭抱起来,一边也忍不住跟着哭“少爷、少爷你冷静一点,我们不会死的……”

两个守卫皱着眉看主仆两个抱在一起痛哭,一个疯癫哭喊一个无助流泪,他们面面相觑半晌,最终退到了门外,没再管这对主仆。

叶云亭忽然发疯大闹王府的消息自然立即传进了宫里。

皇帝李踪支着额斜靠在铺了柔软狐裘的椅子里,一手轻晃酒杯“你是说,叶云亭忽然疯了?”

来报信的神策军中尉躬身道“是。上午都好好的,去了一趟侧门想出府被拦了回来,又回了正院之后,忽然就和永安王吵了起来,然后就疯疯癫癫闹着要回国公府。”

李踪轻抿了一口酒,身侧半跪着的少年立刻给他将酒杯斟满,他挑起那少年的下巴打量了片刻,又将人推开,懒洋洋地问“崔爱卿觉得,这是真疯,还是在……装疯?”

崔僖低眉敛目“臣对叶大公子有所耳闻,以他之性情,以及这两日的反应来看,不像是会忽然发疯之人。”

李踪又晃了晃酒杯,没点头也没摇头。而是看向对面静坐的人。

“老师觉得呢?”

坐在他对面是个一身素白的男人,看相貌只有三十多岁,面容白净,眉目疏淡,两片唇削薄,配上白衣白冠,仿佛无欲无求的仙人,几乎没有任何情绪。他听到李踪的话,方才睁开微阖的双目,狭长的眸子泄出冷意“一个弃子罢了,是真是假都不妨碍陛下的大事,他翻不出浪来。”

“老师说得是。”李踪一口饮尽杯中酒,抬脚踹开意图靠过来的少年,对一旁伺候的崔僖道“你那边还没动静?当初跑了几个漏网之鱼。也该抓回来了。整日在外面蹦跶惹得朕心烦。”

“昨晚倒是发现了一人行踪,但教他发现逃了。”崔僖躬身答道。

“废物!”李踪闻言眸色一冷,瞥向崔僖“朕让你做这神策大将军,可不是让你养出一群废物来烦朕的。”

崔僖闻言立即跪下,以头抢地道“是臣无能!”

李踪见他这模样,无趣地撇了撇嘴,摆手道“罢了,朕也知道永安王手底下的人难对付,叫你的人都警醒着些,别再叫朕失望。”

“谢陛下宽宥。”崔僖这才爬起来,一张艳丽精致的面孔上却堆满谄媚的笑容“臣必不会叫陛下失望。”

李踪随意“嗯”了一声,招手唤上方才被踹开的少年,便往内室去了。

亭中一时只剩下两人。

崔僖收起脸上夸张的笑意,斜睨韩蝉“太傅大人方才为何不对陛下说实话?”叶云亭安生了两日,忽然发疯必有蹊跷。他可不信这老狐狸对王府这两日的事一点都不知情。

韩蝉缓缓起身,凝了他一眼,神色淡淡“我说得便是实话。”

说完也不等崔僖回应,便转身离开。

一袭白衣在萧瑟秋风中摇曳,莫名带出几分肃杀。

崔僖凝着他的背影一嗤,揣着手往反方向离开。离开时他侧脸看了一眼皇帝离开的方向,眼中兴味越浓。

这盘棋,可越来越有趣了。

叶云亭状若疯癫地在王府里闹了一个时辰,终于筋疲力竭地晕了过去。

季廉慌慌张张地将人背回屋里放在罗汉床上,急得不知如何是好。他在屋里转悠了两圈,才终于想起来得去找大夫,于是又着急忙慌地往王府大门跑去,只是到门口又被守卫拦住,他求了许久,想让守卫帮忙找个大夫来看看,对方却置若罔闻,粗暴地将他推回来后又紧紧关上了门。

季廉无法,只能又折返回去。只是刚到院子门口。就见一脸疲态的叶云亭摇摇晃晃地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他赶紧迎上去将人扶住,着急道“少爷你这是要去哪?”

“我不要在这里,”叶云亭的嗓子已经喊哑了,却还是扯着嘶哑的声音道“我要回国公府去。”

季廉眼眶都红了,只能先哄着他“好,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就回去,我先扶你回去休息好不好?”

听他说休息好了就回去,叶云亭才终于安生下来。他眼神呆滞,嘴里不断念叨着“回去,回国公府”,被季廉半拖半抱弄回了屋里。

一进了屋里,叶云亭就重重捏了一下季廉的手心,朝他比了个口型“我没事。”

季廉神情一愣,睁大了通红的眼睛。叶云亭又掐了他一下,他才回过神来,接着道“少爷你好好睡一觉吧,睡醒了我们就回国公府去。”

说完比着口型问道“怎么回事?”

叶云亭不便和他解释太多,只无声道“装病,找大夫。”

两人自小一起长大,默契十足。虽然不知道他装病找大夫要做什么,但季廉立刻领会了他意思,微微点了点头,便一脸担忧地出去了。

大门的守卫行不通,他又去寻了侧门的守卫。

他似乎急坏了,把身上银钱都掏出来要塞给守卫,求守卫去寻个大夫来给他家少爷看一看,再不济,去给国公府送个信也成。

可守卫不为所动,他最后只能失望地收好了银钱,满脸颓丧忧虑地回了正院。

屋里,叶云亭躺在床上,迅速回忆了一边计划,确认没有出岔子之后,方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第一步已经开始了。

王府内暗哨重重,他疯癫大闹王府的消息肯定会传到宫里去,以他的身份,疯不疯根本无人在意,只要宫里那位不对他起疑心,这一关就算过了。

接下来,他便要真的装一场大病,最好病得快死了,到时候便有机会叫季廉去请大夫抓药,届时就可以借机将联络上李凤岐的人,给他将需要的药材一并带回来。

只要能带回李凤岐需要的药材,计划就已经成功了一半。

剩下的,便要看天意了。

作者有话要说演员请就位

亭亭(得意)我的演技不赖吧?

77谢谢,有被吓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忽然的加更!爱回来了吗?

想拥有把我淹没的评论3

最后抽100个红包鸭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