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冲喜第4天  绣生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那双手伸进被子里握住他的手时,李凤岐差点没崩住睁开眼睛。

床边的人在嘀咕些什么他已经没有心思去分辨了,全部心神都凝在了被握住的那只手上。

对方的掌心很柔软,不同于他常年握刀满手老茧,只有中指和无名指的指腹上有些许薄茧,估摸是常年握笔习字磨出来的。手上的力道不大,两只手将他的手包裹在其中,轻轻摩挲着,驱走了冰凉的寒意。

竟然是在给他取暖。

这不是李踪派来的人。

李凤岐略一思索,便猜出了对方的身份。

应该是李踪用来羞辱他的那个男王妃——齐国公府上的大公子叶云亭。早上他醒来时,给他擦脸的那人应该也是他。

齐国公府里的事他是知道不少的。叶知礼早年还未掌权得势时,娶了大理寺卿王且的亲妹,结果成婚不到两年,王氏便难产而死,只留下一子,便是长子叶云亭。这事真要说起来,也怨不得叶知礼,但偏偏他在王氏死后不到一年,便续娶了如今的夫人殷红叶。没多久殷氏又有孕,生下次子叶妄,自此王家便与齐国公府断了往来。

北昭太宗立国之时,分一京五府十三州。一京是上京,五府则是云容、汝南、陇右、涅阳、北疆五个都督府,每个都督府下分管数州,而其中又属云容都督府最为势大,因其统领的陆州、中州、冀州三州,乃是京畿三州,历来负责上京以及皇城的安危,

云容都督府这一任的大都督殷啸之,更是天子近臣心腹,虽人不在上京,但却丝毫不影响殷氏在上京之权势地位。

而殷红叶,正是殷啸之最宠爱的嫡亲孙女。

她比叶知礼小了整整一轮,据说当初不顾殷家反对,死活要给叶知礼做续弦,殷啸之最为宠爱这个小孙女,虽然不满但最终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。而叶知礼这些年来则借着殷家的势,才终于爬到了如今的地位,从一个落魄无继的边缘国公,做到了权比宰相的中书令。

得势之后的叶知礼对续弦与次子倒是宠爱有加,但先头原配留下的长子就成了多余的那个。殷红叶性情骄纵,虽不至于视这个继子为眼中钉,但也不会待他多好。叶知礼对此睁只眼闭只眼,大多时候连门都不让长子出,只当国公府里没有这么个人。

按照旧例,叶云亭为嫡长子,满十岁后本该请封世子,但偏偏叶知礼一直以长子体弱不能荣宠太过为由拖着,拖到如今,竟直接把人给送进了这王府来给他冲喜。

虽然李凤岐一向知道叶知礼这人道貌岸然,手段阴险歹毒,却也没想到他为了给次子腾位置,对亲儿子能下如此狠手。

如此想来,叶云亭的处境倒是和他差不多。

只不过叶云亭今日的反应,却着实和他预料之中差了许多。

早几日李踪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告诉过他,司天台给他挑了一位命格相合的王妃冲喜,王妃家世好,长相好,就是是个男人。

命格相合当然是司天台对外扯的鬼话,李踪不过就是想借机给他塞个男人做王妃恶心他罢了。

他到现在都还记得李踪当时的表情,那样兴奋和迫不及待地看着他,期待着他露出屈辱神情。只可惜他并没有如愿,最后气急败坏地回了宫里。

倒是叶云亭没过几日,果然就被送进了王府。

李凤岐从前并未关注过这位国公府的大公子,只听说他常年被关在后院中,极少外出。便以为是个懦弱无能之人。

如今被嫁来给他冲喜,成了弃子,甚至还有可能给他陪葬,少不得要吵闹折腾,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也是人之常情。

但他从没想过,叶云亭竟然会主动来照看他这个将死之人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李凤岐心念数转,正思索着他有何目的,便觉得手背一凉,那双一直给他取暖的手从被子底下抽离出去,然后便是放轻走远的脚步声。

他睁开眼,便看见一道高挑清瘦的背影朝着床榻的方向走去。

李踪虽然越来越偏激疯癫,但有一点倒是没有说错,齐国公府的大公子确实长得好,就只看这身段背影,也足够风流。

李凤岐目光追着他背影,只见他走到床榻边,开始整理铺到一半的床铺。他的动作很有些笨拙,一床褥子左边拉一拉右边扯一扯,却怎么也铺不过平整,最后大约是烦了,索性胡乱铺了铺,便将软枕和衾被往上堆。

看那模样,还带着些未褪的孩子气。

李凤岐垂眸思索片刻,决定试一试他。

他闭上眼,长眉痛苦地拧在一起,发出虚弱的呼声“水、水……”

刚勉强整理好床榻的叶云亭动作一顿,快步走到他身边查看,就见昏迷的人嘴唇干裂发白,虚弱的气音从唇缝间吐出来,越发显得病弱可怜。

也难怪,他至少一整天没有进过食水了。

叶云亭赶紧去外间倒了一杯水进来,只是喂到嘴边时,又陡然想起来这人才受过冷风,又病着,这凉水就这么喂下去怕是不行。迟疑了一瞬,他将水杯放回桌上,又端了一盏烛台来,才捏着水杯置于烛火之上慢慢地烘烤。

此时天色已经暗了,冷冰冰的夜风从窗户缝隙里吹进来,吹得烛火摇曳。

床上昏迷的病患又在一声声叫着“水”,叶云亭心急之下,只能一手护着烛火,一手捏着茶杯悬在烛火上方。等好不容易将一杯水烤热乎了,他的手指也烫红了一片。

叶云亭嘶嘶呼了两口气,搓了搓烫红的手指,才小心地给李凤岐脑后垫了个软枕,将温热的水喂到他唇边。

暖热的水流润过干枯的唇,流经干渴的食道,最后落进胃里。

李凤岐本来只是想试一试他,但等温热的水入了喉,身体却迫不及待地索取起来,他大口大口地喝完一杯水,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叹。

他已经记不清多久没喝过一口热水了。

五天,十天,还是一个月?

李踪对他忌惮甚深,自他中毒卧床的这一个多月里,先是杀了王府中忠于他的心腹,将他困于王府,又切断了上京与北疆之间的通讯,让他出事的消息传不回北疆,无人支援。

行军对敌时比这更艰苦的情形也有,可如此狼狈,却是头一回。虽然不至于撑不下去,但说不难受却是假的。

身体的痛苦尚是其次,更多的是被背叛的愤怒。若不是此时尚需隐忍,他很想亲自问问李踪,这十余年的兄弟情深,可是假的?

他替他守边疆,杀权臣,固皇位,最后换来的却只有如此折辱。

叶云亭这一杯热水,至少让他觉得,这世上也不全是李踪这般狼心狗肺之人。

李凤岐胸口起伏数息,方才睁开了眼。

叶云亭本在观察他的状况,此时正好与他目光对上。

男人眼神深沉望向他,带着明显的审视。

他愣了一瞬,很快反应过来,道“王爷醒了?”顿了顿,又道“我是叶云亭。”余下的话他没有多说,但李凤岐应该也都知晓了。

李凤岐凝了他片刻,见他眼底尽是坦然无畏,还带有一丝关切。方才开口道“多谢。”他的嗓音仍旧嘶哑,但比先前如同砂砾碎石摩擦般的声音已经好了许多。

他的态度比先前温和太多,叶云亭愣了一愣,才摇摇头道“王爷不必言谢。”

他说完,李凤岐没有应声,又闭上了眼睛。

两人一时无话,叶云亭见他神色还算平和,再看看外边已经暗下来的天色,有些担忧还没回来的季廉,就说了一句“我去外头看看。”便起身离开。

季廉已经出去了一个下午,眼下天都黑了,也该回来了。

叶云亭正想着要去哪里寻人,门就被推开了,季廉的声音吵吵嚷嚷地传来“少爷,少爷,我们有晚饭了!”

隔着老远,都能感受到他声音里的喜悦。

叶云亭到外间去一看,就见他端着两碗热乎乎的粥进了屋。

“哪来的热粥?”叶云亭惊讶。

“我自己煮的。”季廉放下粥后关上门,才邀功一般道“我把整个王府都转了一圈,找到了后厨,又翻到了没用完的米粮,想着反正他们也不给送饭,就自己煮了粥。”

这王府是座五进五出的宅子,虽然下人都撤了,一些珍贵值钱的器物也都被收缴甚至被逃走的下人们顺带拿走了。但如厨房这样的地方,仔细找找,还是能找出些有用的东西的。

“可惜那些肉菜都放坏了,不然还能做两个菜。”季廉可惜道。

叶云亭闻言失笑“热粥也不差了。”

又压低了声音问“可有发现那些暗哨都藏在哪?”

说到这个,季廉更得意些,他凑过去,跟叶云亭挨着头小声汇报查探到的成果“一共有四个人,都藏在正院的老树上面,东南西北各一个。至于其他地方我都找过了,没有人。只有两三个年纪大的下人住在后面的倒座房里。”

只有四个人守在正院里,倒是比叶云亭设想的情况好些。

他又问“那两个婢女呢?你在府里时可有看到?”

季廉回想了一下,摇头“她们应该不在府里。”

眼下天都黑了,若是在府里,肯定会点火烛,但他一路走来,除了倒座房,没见哪里还燃了火烛。

婢女不在府里……叶云亭垂眸沉思,猜测这两人原本不是王府的婢女。只是却不知道是谁派来的了。

一旁季廉见他愁眉不展,把粥碗往他面前推了推,催道“少爷先吃粥吧,不然该凉了。”

叶云亭回过神来,端起碗来正要吃,陡然想起里间还有个人。遂又起身又去找了个干净的小碗分了一碗出来,他自己匆匆喝完一小碗粥,便端着剩下的大半碗粥去了里间。

他边走边思索着,也不知道后厨的米粮能撑多久,看来他得想办法多弄点银钱,再买些米粮回来了。

里间,李凤岐自叶云亭离开后,便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
他耳力好,主仆两人压低声音的交谈他也听得一清二楚,因此也更加惊讶,这位大公子倒是越来越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。

甚至于在叶云亭端着粥碗朝他走来时,他还在思索如此出众的相貌和处变不惊的性子,叶知礼是得了失心疯才把这么个继承人往火坑里推。

就叶妄那个纨绔子,叶知礼难不成还指望着他能扶上墙?

李凤岐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叶云亭已经放下粥碗走近他,将他身上的薄被掀开,一手扶着他的后背,一手穿过了他的腿弯。

李凤岐???

他微微皱眉“你做什么?”

一回生二回熟,叶云亭熟练地将他打横抱起来,与他脸对着脸,道“这里冷,我抱王爷去床上。”

他语气平淡,神情比语气更平淡。

若不是被抱在怀里的是李凤岐自己,他都不会觉得有丝毫不妥。

他深吸一口气,闭了闭眼,有些无力道“罢了。”

非常时候,非常行事。不必拘泥这些。

他在心中努力说服自己。

叶云亭没注意他变幻不定的脸色,将人抱回床上,又盖好被子,才端来热粥喂他喝。

李凤岐垂眸喝了一口粥,又想起方才听到的话“李踪连你们的饭食都克扣了?”

听他直呼皇帝的名字,叶云亭也没多惊讶,又喂他喝了一口粥,才道“嗯,可能是我今日得罪了宫里来的内侍,才没了饭食。”毕竟上一世果腹的饭食还是有的。

“你胆子倒是不小,”听他说得罪了宫里的内侍,李凤岐不由抬眸看了他一眼。

叶云亭笑笑,没与他多说白日的情形“说了几句实话,那内侍不爱听罢了。”

李凤岐也没有在这事上面纠缠,而是又问道“若是李踪一直不让人送饭食,你们准备如何?”

“后厨里还有点米粮,”叶云亭倒是没有太过发愁“我手里也还有点银钱,到时候换些米粮也能多撑一阵,不过……”他目光扫过李凤岐平静的面容,试探道“不过马上到了冬日,要是没有炭火,估计撑不过去。王府里的东西都被搜刮一空,王爷可知这府里还有哪里藏着值钱物件?”

他说完,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李凤岐,注意他的表情。

既然上一世李凤岐没有他的相助,亦能解了奇毒渡过难关,甚至后来带兵杀回上京夺位。叶云亭不信他这个时候当真就一点后手都没有的任人宰割。

用兵如神的永安王,便是栽了跟斗,也不至于爬不起来。

然而李凤岐在他的凝视之下神色丝毫未变,他舔了舔干裂的唇,仿佛完全没有听出他的话外之意“我常年在北疆,这王府里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物件。怕是要叫你失望了。”说完顿了片刻,又道“这门婚事非我本意,你若是有胆量,便趁夜带着仆从逃吧。要是不知去哪儿,可往北疆去寻朱闻,就说是我的意思,他会给你们一个安身之所。”

叶云亭闻言眸光一暗,心想李凤岐还是不信任他。

不过很快他又释然了。如此也正常,永安王才遭此大难,怎么可能轻易就把底牌告诉他这个认识不过一日的外人?若是如此,那他就不是永安王了。

他摇摇头,道“我不会走的。”也走不了。

从他进了王府起,他与李凤岐就绑在了一起,李凤岐死,他死。若李凤岐还未死,他却逃了。面临的必定是宫里和齐国公府的双重追捕。

他带着季廉,出了上京便人生地不熟,又没有盘缠和通关文书,是逃不远的。

与其逃走后又被抓回来落个凄凉下场,不若赌一赌。

他赌永安王这条大船不会沉。

李凤岐见他听到“逃走”二字时神情没有丝毫动摇,眼中便带了几分赞赏。

不仅不蠢,还很清醒。

他敛眸藏起眼底情绪,喝完了粥,便借口休息,不再与叶云亭搭话。

叶云亭见状自去外间放了碗,又和季廉摸黑去后厨烧了些热水洗漱过后,才灭了蜡烛,在里间的贵妃榻上歇了。被褥是从偏房寻来的,干净暖和,虽然贵妃榻窄小了些,但也能睡。

其实王府这么大,四处都是可以歇息的空房。但眼下形势不明朗,叶云亭怕离得远了,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,便情愿都在正房里将就着,挤一挤总比悄无声息地出了事还无人知道要好。

夜越来越深,叶云亭累了一天,想着前世的事便混混沌沌地陷入了梦中。

窗外的夜枭长一声短一声地叫着。

床榻之上,李凤岐睁开眼,口中发出三长一短的应和声。

外头的夜枭静了静,隐约听见林间翅膀扑扇腾空的声音,片刻后,又响起两短一长的叫声。

与此同时,漆黑的屋里,一扇窗被悄无声息地推开,随后,一个人影翻了进来,利落地关上了窗子。

来人首先注意到了贵妃榻上熟睡的叶云亭,他双指并拢在叶云亭侧颈处用力一按,确定人已经昏迷过去后,方才来到榻前,单膝跪地“属下来迟,王爷恕罪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谁是演员

亭亭那个、你有没有——

77没有,没钱,没人,也没后手。

亭亭(噎住)……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前排抽100个红包。

感谢在2020092720:03:34~2020092819:54: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★咩咩★、1个;

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有木兮木有枝、我只是一个小蘑菇呀、粉丝犯贱爱豆同罪、傲骨熬汤、29388965、漂亮你个南波兔、无敌嘤嘤怪、木沨、略略略、桃小春1个;

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切随意170瓶;沐雩不是木鱼50瓶;daao47瓶;故事的小黄花。26瓶;余清忱20瓶;崔醒醒17瓶;走不到叫憧憬丶16瓶;漂亮你个南波兔15瓶;景炎、八百标兵、起名废n、长安1酒、syllia、木易、鹿茸超好吃、四书、鹿雨10瓶;斯内普的油头7瓶;依月雪、青绿叶儿的柠檬6瓶;时久吏、墨雪、滢曦糖、长白风雪替你记着我、鲸落5瓶;陆压太君的红毛衣3瓶;依贝、haya、y仔、战。。2瓶;草莓冰沙不加冰、qer、墨泱、山有木兮木有枝、减速器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